關於部落格
極度不定期更新
年年目標填坑還債
噗浪上偶爾有點文,歡迎踴躍參加
W站釋出一些未完稿跟字數較少的段子
→http://aonohane.weebly.com/
本站所有使用圖片,如造成原繪者困擾,請留言會立即撤圖
造成困擾者也先在此致歉
If any using images cause the original illustrator displeasure, please leave message, I would change the image as soon
  • 4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真鳴】星空的碎片

 「明年,一定要拿到冠軍啊」


今年,還是沒能見到那最高處的景色。



一個人窩在房裡,成宮鳴淌在懊悔與自艾。
正是明白盡力了,才更不甘心,比起前一年的失投,更為沉重的苦痛。
不論是去年或是今年,沒有任何一個前輩指責自己。雖然勝負本來就不是誰的責任這樣說了就罷的事,但理解跟寄望卻讓人漸漸難以負荷。自以為有所成長,到頭來還是止步於此,縱使那片天空只有一步之遙。
鳴甩了甩頭,長嘆了一口氣,決定出門稍微動動身體,「已經沒有低落的時間呢。」鳴心想。
邁著步伐,夜空下,鳴獨自跑在河堤。思索著接下來的日子,訓練、配合,得儘速將新隊伍統整,要擔負起王牌的職責,連同遺落在自己手中的前輩們的夢。


「鳴?」
聞聲,成宮循著音源看去,「你這麼在這?」看著衝自己傻笑的傢伙,鳴有點無從反應。
真田示意要對方坐到自己旁邊來,「睡不著。」
「你呢?這麼時間在夜跑。」
「你管我。」鳴沒好氣的回道,不想讓人知道數日來的低潮。
真田沒有生氣但也沒有接話,良久,才問道「想說了嗎?」
面對鳴的沉默,真田沒有說話,只是等著。

好一會,才伸手搭上對方的頭,「不想說也沒關係,」搔亂髮絲的動作溫柔讓鳴有些詫異,只是靜靜地聽真田繼續說著「別老是把情緒積壓著,會悶壞的。」
鳴彆扭地撇過頭,嘟囔著「所以才出來跑步啊」
「王牌大人的抒壓方式還真是有王者風範呢。」
鳴甩開了真田的手,「什麼嘛。」總覺得那笑臉已經看透自己,鳴的情緒有點複雜,並不是無話不談的關係,卻又為什麼呢?
此刻覺得就這樣依賴眼前這個男人又何妨。
「明明跟著自己覺得最強大的隊伍去迎戰,卻還是敗下陣了啊。」
「覺得都是自己的責任?」
鳴蹙起眉頭,真田繼續說「不會太過自負了嗎?」
鳴低下頭,真田則感受到他壓抑著怒氣。
無從反駁,確實,作為王牌是該背負起隊伍,但棒球終究不是一個人的運動。過於鑽牛角尖,卻忘了並不是這樣的責任分屬,就可以概括所有人的努力。
「這麼說,不是希望你沉著一張臉的。」
鳴輕笑出了聲,花了一個秋季,以為補足了實力,卻還是不夠呢,「我才沒這麼脆弱呢。」居然還仰賴關心什麼的,心智還得更沉穩些才行啊。
總算是有點精神了呢。真田看著鳴坦蕩的表情,也跟著高興了起來。


兩人又在河堤邊坐了好一會。
鳴數落真田不夠有王牌的樣子,真田反嘲道至少自己沒有低潮期。然後又聊了一會無關痛癢的生活瑣事,抑或一些訓練間鬧的笑話。
幸好我們不是隊友,我才能這樣與你並肩相談吧。真田暗自想著,以自己的性格,如果是在成宮鳴的光芒之下,或許會被那樣耀眼的熾熱燃盡,或許就沒有追逐的勇氣了吧。

「回去吧。」真田俊平稍微有點戀戀不捨,但當然沒表現出來。
「明天還要練習呢。」鳴站起來伸展了下。
河堤上,兩人要往反方向回到各自的歸處。想多說些什麼再道別的真田卻有些語塞,倒是成宮先開口「說起來,我們沒對上過呢。」
「總是沒機會呢,不過我們隊現在連勝中,這樣的氣勢下去,說不定也能贏過稻實喔。」
「說什麼呢,」鳴指著真田說「我可是關東第一欸,而且是要成為日本第一的男人,絕——對會壓制你們打線,也絕——對從你手上轟出全壘打。」說完仍舊是理直氣壯。
什麼對戰宣言啊,明明是我這邊在追逐你的背影才是吧。
真田笑著,「那就期待哪天對上啦,關東第一。」
鳴朝真田吐舌,幼稚地扮了個鬼臉,「再見。」轉身邁開開步伐離去。
真田楞楞地呆站了一會目送對方的離去。
到底是誰被振奮了精神呢?
方才,鳴眼裡的光芒太過耀眼。「果然還是喜歡那樣有精神的笑臉啊。」


比夜空中的星星還要銘刻於心。







後記

最近一上統計就思緒暴走阿(つд⊂)
就是要讓鳴醬賣二賣萌啦((((゚∀゚)))))
中途開始我就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啦(つд⊂)
滿腦子寵溺臉真田跟My Angel鳴醬(說人話
然後依舊命題無能 OTL

應該會有續集,最近暴走率太高ry
下集的時間點會是秋大二回稻實敗戰後
在我夢中已久的真鳴電話聊天
隔空給拍拍
是時候交往了(殺小

相遇篇慢慢補( 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