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不定期更新
年年目標填坑還債
噗浪上偶爾有點文,歡迎踴躍參加
W站釋出一些未完稿跟字數較少的段子
→http://aonohane.weebly.com/
本站所有使用圖片,如造成原繪者困擾,請留言會立即撤圖
造成困擾者也先在此致歉
If any using images cause the original illustrator displeasure, please leave message, I would change the image as soon
  • 4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樹鳴】冰棒化了

 多田野樹,還是個大一新鮮人。
不過老好人的個性,一下子就成了系學會的幫手,時不時就被叫去送個公文跑個腿。
今天也是如此。
「多田野。」
好不容易可以抽身,卻又被喊住,樹也只能回頭。
「不用那麼緊繃啦,只是想給你慰勞品。」學會長拍了拍樹的肩,一臉笑意帶著一些愧疚,「辛苦你了,老是找你來幫忙。」
有些意外會接收到道謝及歉意,樹收下會長塞過來的那袋冰品和涼飲,笑著道了再見便轉身快步離去。

學會忙完了,我現在過去,你還在中庭嗎?鳴前輩
敵不過天氣的炙熱,樹停下腳步拆了支冰棒來吃,一邊掏出手機快速的傳了個簡略的訊息。
定睛在句末的前輩二字,最終還是刪除,只留下那單字的名發送。
雖然已經交往將近一年,多田野樹還是對成宮鳴報有對前輩的敬意。對於這個人屬於自己的這件事,他始終有種漂浮於空中的不踏實感。
好比說,眼前再熟悉不過的畫面,偶爾還是會讓他有些五味雜陳。
站在教學樓的陰暗處,多田野望著中庭樹蔭下,滿臉笑容不知道在和原田雅功聊什麼的鳴。有些躊躇,不知道該不該此時上前。
緩步向前,映入眼簾的是越發清晰的,鳴閃閃發亮的眼瞳。每次談起什麼高興的事,成宮鳴的眼裡總會閃著那樣的光芒,那笑顏仿佛耀眼地勝過陽光,樹一直是這麼想的。

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知道就好了。
雖然是自己告的白,但多田野樹一次也沒將越發入骨的佔有欲加諸在鳴身上。
不自覺用力咬碎嘴裡的冰棒,被鎮了一下,疼得發出悶聲。樹有些困難地嚥下碎冰,揉壓著自己冰得發疼的臉頰。再抬頭才發現自己已經離兩人如此近,有些發愣地同成宮一起向前輩道了再見,才和對方一起離開中庭。


鳴拿過提袋翻找,樹只是拿著冰棒。
沒有中意的東西,鳴又將提袋塞回對方手裡,卻瞥見樹一臉奇怪的神情。
「喂、冰都要融了。」
樹微愣地應聲,還沒來得及反應,手就被人拉了過去。

鳴的舌尖先是劃過樹沾上甜水的手指,然後又由下而上地吮著被艷陽曬得出水的甜膩。多田野樹看著眼前的光景,不禁嚥了口水。像是察覺到對方的害臊,鳴突然抬眼對上樹的視線。成宮鳴眼底帶著笑意,而被盯著的那人顯然對眼前的香豔招架不住。
良久,鳴才終於鬆手。最後的動作停在將整支冰棒沒入口中又吐出。隨即輕咬住然後折了一小口走。
再次拿過提袋,鳴牽起樹空下的手。待吞下那口冰沁,才側過臉衝對方一笑,「阿樹色鬼,在想前天晚上的事?」
樹嚐著方才被弄得黏膩的冰,聞言差點沒嗆著。
突然地,成宮鳴的語氣稍稍變調,「你剛剛在中庭那幹嘛不過來?」
「前輩們早就發現我了嗎?」此刻的多田野對自己稍早前的踽步不前感到不值。
鳴瞪了樹一眼,說道「有一個人在陰影處散發黑氣,還一副棄犬的樣子,怎麼會沒發現阿。」
樹沒有漏掉鳴的眼色,連忙換了稱呼,「在鳴眼裡我看起來是那樣嗎?」
「阿雅前輩還問要不要主動喊你過來呢。倒是你發什麼愣,直接過來就好啦。」
只見樹嘿嘿傻笑,沒有接話。
鳴鬆開了緊握得有些發汗的手,往前走著。一時間,樹還來不及看清那人發紅的耳朵是曬得還是情緒間的變化。只聽見一句話隨著徐風飄蕩。「你是我的,我是你的,就這麼簡單,有自信一點啦。」
望著陽光下,始終耀眼的那抹身影。
樹跟上鳴的步伐,心情輕快了起來。

他是大家的王牌大人成宮鳴,他是屬於他的成宮鳴。

--

原田雅功看見大樓陰暗處熟視的身影,便問道身邊的後輩是否要喊對方過來。沒想到那人只是搖搖頭說不用。

「那傢伙如果平常也能拿出在床上的自信就好了。」
無語地聽著成宮鳴突如其來的話語,原田很是慶幸多田野樹終於邁步朝這裡走來。


後記

很久沒接點文
接點文最怕雷人啦 XDDDD
微妙的氛圍ryyy
說好的吃的齷齪好像不夠,
可能我心中的鳴醬雖然可以當個小惡魔但還是有天使的部分(煩
就這樣吧
阿樹加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