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不定期更新
年年目標填坑還債
噗浪上偶爾有點文,歡迎踴躍參加
W站釋出一些未完稿跟字數較少的段子
→http://aonohane.weebly.com/
本站所有使用圖片,如造成原繪者困擾,請留言會立即撤圖
造成困擾者也先在此致歉
If any using images cause the original illustrator displeasure, please leave message, I would change the image as soon
  • 44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倉御】請再說一次吧?

「御幸君,剛才班會說的送給班主任的卡片,倉持君的部分能請你交給他嗎?」

「喔。」御幸應聲,伸手接下了負責人手上的兩張小卡。

倉持洋一臨時有事回老家的這幾天,御幸代收了不少東西。畢竟班上就自己跟他回同個宿舍,自然是最容易碰頭的。

 

回到宿舍房間,御幸把今天的代收物裝進袋裡。

「不知道那傢伙回來了沒。」

雖然不想承認,但倉持不在的這幾天,御幸確實過得挺無聊的。雖然空閒下來的課間,看看一直沒時間讀的小說也不錯,但少了座位前總在的人聲,有幾次,真突然覺得教室裡的談天聲離得好遠。一切都沒什麼不一樣,不過是習慣的聲音缺席了幾天。

御幸來到倉持的房間前,他不知道對方到底回來了沒,只是習慣性地門也不敲就轉開把手。發現門沒鎖的瞬間,御幸的心情頓時複雜了起來。他其實是高興的,但又不想面對這樣的感覺。他不想去注意到,除了終於可以把委託的東西交出去,他居然有那麼一絲因為可以見到倉持,而感到開心。

推開門,御幸看倉持行李都沒整理,倒在床上睡著。輕聲把門關上,御幸放輕腳步走到書桌前放下那袋委託物。就算是他,也沒惡劣到吵醒剛從老家忙回來的傢伙。

但可以鬧點其他惡作劇就是了。

御幸躡手躡腳地移動,然後蹲到床邊。他伸手對著倉持的臉又是捏又是拉,見後者毫無反應,御幸忍不住想,或許跟平常一樣甩上房門也吵不醒他。

「睡得一臉蠢樣。」

御幸撥開倉持因為沒有梳理而垂亂的髮,不出所料看到了淺淺的一層黑眼圈。

「辛苦了。」雖然不知道忙了什麼,不過睡得那麼沉,可見真的是累壞了。

盤腿坐到地上,御幸趴在枕邊,又伸手戳了戳對方臉頰。一股微妙的情緒在盪漾,但他不願去細想。

 

 

櫻花飄落,虛幻地迴盪,一種不真實的錯覺。

「倉持。」

教室裡,不知何時只剩下御幸和自己。

「老師跟同學託在我這邊的資料跟其他東西,我裝袋放在你桌上了。」

桌上?但眼前桌面什麼都沒有阿。

開口要問,倉持卻張不了嘴。像是存在於遊戲裡的角色,無法操控自己。

「為什麼都託給我阿?我們有看起來關係那麼好嗎?」

我也不想好嗎?而且就住同一個宿舍,你幫忙收一下會怎樣。

縱使無法對話,倉持還是在心底暗自回嘴。

「不過誰叫你只有我這個朋友呢。」

你才是沒朋友吧。

「不過也是大家不懂呢……雖然長得兇狠了點,倒是人挺好的。」

為什麼突然誇我阿?怪噁心的。

「很努力很認真,而且意外地很細心,明明就長得一臉不良樣。」

倉持見御幸咧嘴一笑,臉上出乎意料地多了一些羞紅。

「不過居然不會被我氣走也是滿笨的就是了。」

御幸癟癟嘴,然後收起了笑臉。

「明明總是說著討厭阿去死的,但你有沒有……」

御幸的話說的很小聲,倉持不禁懷疑有沒有看錯對方的嘴型。

「我阿……其實」

 

 

「你有沒有……一點喜歡我阿?」頓了頓還是沒能收住脫口的話,只能慶幸睡著的那人仍是沒有醒來的跡象。

「我阿……其實、」反正這些話大概也不會再說出口了,反正離畢業分別也不久了,反正……你不會知道所以說出來也沒關係吧?

「其實、說不定、有點喜歡你……我這幾天才發現,原來自己已經習慣有你陪著了。」

自從引退後,他們似乎離得更近了,只是一直沒察覺。卻是因為這次的短暫分別,讓他有點害怕面對即將到來的離別,即使他明白人與人本就得面臨分離聚合。

「我喜歡你。」

趴在床沿,御幸將聲音悶在自己的臂彎裡。

真是失心瘋了。

御幸覺得這樣的自己有點可笑,站起身決定離去,卻在移動身體的時候,撞了一下床板。清楚現在的狀態,肯定沒法像平常一般笑話帶過,御幸決定趁人清醒前趕緊離開。

然而,一隻手卻制住了自己欲轉開門把的手。

另一手搭在門上,倉持將人錮在懷中。「你幹嘛?」

「拿東西給你阿,放在你桌上。」御幸回頭用下巴指了指桌上的袋子,卻是避開倉持的視線。

「這麼反常,不打聲招呼就走。」明明平常就會嚷嚷地衝進來,甚至還摔門什麼的。

對於御幸不轉過身來面對自己,倉持往前了一步說話。

「你在躲什麼?」

「我有什麼好躲的?」

倉持嘁聲,「那你倒是轉過來阿。」

僵持了一晌,倉持打破沉默。

「你是不是說了『喜歡』?」

「怎麼可能?你睡昏了吧?」御幸故作鎮定地反駁,壓抑著害怕被察覺的恐懼。

但心細如他,倉持並沒有漏掉御幸那微乎極微的一愣,「可能是睡昏了,錯把夢境當現實呢,」語氣輕快了起來,「居然因為那樣的夢而有點高興呢。」

聞言,御幸一時間有點想回頭,他想看看那人究竟是什麼表情說的話。還不待他作出反應,倉持就趁著終於等到的破綻,扳過御幸肩膀將人轉過來面對面,雖然還是被避開了視線。

「差不多別躲了吧?」

御幸拍開那隻伸過來要摸上自己臉的手,卻反被制住。

「喂!」舉起另一隻手想反抗,但對方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馬上又被錮住。

「要說實話了嗎?」

其實單論力氣,倉持知道自己未必贏得過對方,頂多半斤八兩,現在不過是倚著以前打架的經驗,知道怎麼省力又制得住對手罷了。

靜默了好一會,見倉持沒有要鬆手的意思,御幸才悶悶地說道「都聽到了,還問什麼?」然後又嘟囔了句「居然裝睡。」

沒漏掉小聲的埋怨,倉持先是解釋「我沒有裝睡,是你態度太奇怪。而且……」我怎麼知道枕邊的話能傳進夢裡阿,「哪有人想說的說完了就跑阿?」

「要你管。」

你對著我說,我能不管嗎。

倉持在心裡翻了個白眼,輕嘆口氣,說道「喂、你再說次那句話啦。」

「要你管。」

「當然不是叫你說這個!」又氣又好笑。

御幸看了一眼倉持,又撇過頭,安靜了一陣才委屈似地低聲說道「我喜歡你。」

「阿、我不是說這個,」雖然再聽一次也不錯,「是前面那個問句。」

瞪了倉持一眼,御幸一副看開了無所謂的樣子,不開心地重複了那個不久前脫口而出的問話,「你喜歡我嗎?」

「你覺得呢?」

真的是被逼急也有點怒了,被這樣打破砂鍋問到底,還被耍著玩,就算都說是先說喜歡的先輸,也不覺得自己有必要受這種氣。御幸終於正視眼前的人,但正要張嘴罵人,卻見對方一臉認真往自己貼近。

「討厭就躲開。」倉持說完,見聽話的人沒有要躲,便湊了上去。

御幸愣了一秒,想著是先該罵還是問,卻是又聽見那句「你覺得呢?」

最後放棄了思考,只是在對方放鬆了禁錮雙手的力道,也不再躲開。

 


後記

對、最後是想拉燈的意思(誰懂

其實原本是枕邊風的

要讓御幸先惡作劇亂說些有的沒的再說真心話

但想不到好開局,一開下去又整個偏離軌道了 OTL

努力不崩,但中途御幸就是一個躲

為求生賀要開心收尾(雖然也是沒有多開心ry

所以硬是把人拉回來

不然照我的風格應該倉持醒來,御幸已經掩上門離開了

可是是生賀阿(也看不出來生賀的點好嗎

就硬是要轉回來,於是放棄思考

對、其實放棄思考的人是我 XD#

總之就這樣啦

很久沒有趕在角色生日發生賀,失敗了嘿嘿☆

再說一次

倉持洋一,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