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不定期更新
年年目標填坑還債
噗浪上偶爾有點文,歡迎踴躍參加
W站釋出一些未完稿跟字數較少的段子
→http://aonohane.weebly.com/
本站所有使用圖片,如造成原繪者困擾,請留言會立即撤圖
造成困擾者也先在此致歉
If any using images cause the original illustrator displeasure, please leave message, I would change the image as soon
  • 44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倉御】直到很久很久以後 00-04

00 –

 

愛,直到很久很久以後

幸福,直到很久很久以後

 

 

01 –

 

手機的鈴聲響起,御幸緩緩地睜開眼,又聽了幾秒鈴聲才稍微推開環著自己的雙手,側過身去關掉不來自自己手機的那個鬧鈴,然後看了看時間,又往原本擁著自己的臂彎鑽了過去。

沒有再睡回籠覺,御幸枕著倉持的手臂,玩起了對方的瀏海,手指繞著那綠色的髮絲轉阿轉,一邊想著何時要叫起說要晨跑卻對鬧鐘毫無反應的傢伙。

自從父母離世成了孤身一人,御幸便放下了棒球,雖然身邊的人不論長輩平輩老師同學,甚至眼前這個不知該不該稱作好友的人,無不勸說過自己,但總有一塊疙瘩在那,御幸說不上來。或許是害怕再次因為對某件事的執著,而失去重要的人吧,所以他無法交付信任,也不打算再對什麼人事物付出熱忱。於是在接到青道棒球部的邀請時,他幾乎是毫不猶疑地就拒絕了。卻又意外地因為躺在身邊的這個少年,又和棒球部脫不了關係。

御幸沒想過會有一個人會和他成為別人口中唯一的朋友,雖然聽起來是一種朋友少得可憐的諷刺,就御幸個人而言,倒是沒想過生命中會再有這樣親近的人了。明明兩個人都是這樣的壞脾氣,卻又一拍即合,大概就是常言道越吵感情越好吧。

「喂、」御幸出聲然後一掌打在倉持臉上,力道不大但也足夠喚醒熟睡中的對方。

倉持瞇了瞇眼看了下眼前的人,輕輕收緊了被枕著的手,讓兩人的距離又近了一些,感受著對方的溫度,然後想著怎麼才一入冬就這麼冷。

「還睡,」御幸用力掙脫懷抱,半撐起身子,「不是說要去晨跑?」

灌進被窩的冷空氣一碰上肌膚,倉持馬上放棄了賴床。跟著起身,倉持皺著眉頭艱澀地睜開眼,然後動手把棉被裹上赤裸著的御幸,翻下了床拎起衣服穿。發展成這樣的關係,是在高二的甲子園後。第二學期開始,引退的三年生搬到二樓房間,而原本就會偶爾興起陪著倉持訓練的御幸,留宿得就更頻繁了。初夜過後的翌日清晨,御幸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就當作是青春期的衝動吧,然後翻身碎念著好累,叫他自己去晨跑。微妙的關係就這麼持續到現在,倉持也知道這不能再用一句只是衝動帶過,但他猜不透御幸的想法,所以也無從談起承諾。至少在越過對方塑起的那道心牆之前,他不會打破這個詭譎的平衡,如果沒有十足的堅定,反而會拉不住對方,這他倒是清楚明白。

梳洗過後回到房間,倉持見御幸趴在枕頭上翻閱紀錄簿。將散落的衣物稍微疊了疊放在床邊,倉持又拿了支筆放在御幸理所當然伸出的手。

「你今天打工嗎?」

「嗯,」回話的同時,御幸把想到的建議附註上,「應該不會待到你跑步回來,我還要回家換個衣服。」

「知道了。」撓了撓棕色的腦袋,倉持起身套上外套就出門了。

 


02 –

 

「倉持。」

「怎麼?」

等了好一會,等不到發話的那人下文,倉持抬頭看向坐在對面,留下來幫自己補習的人。

什麼事這麼難啟齒?

正準備問出口,御幸卻說出令人驚訝的句子。

「我可能要有個孩子了。」

說完話,換御幸等不到回話,抬眼偷瞄了下停下筆的倉持,前者發現聽者僵在那裡,面色複雜得讓他有點想笑。

你這個寒假發生什麼了?早知道拖也要拖你跟我回老家。不對,難道更早就有了女人只是我沒察覺?

對於超出友誼的佔有慾,倉持毫無自覺,只是空轉了一堆念頭,卻一句話也沒說出口,當然也不知道所有糾結的情緒都一覽無遺。

「我可沒有把誰的肚子搞大了。」

「阿?」倉持瞬間鬆了口氣,裝作若無其事地調侃「哈、也是呢,怎麼會有女孩子看上你阿。」乾笑了幾聲,接收到御幸眼神裡的那句你也好不到哪去,倉持繼續說道「那怎麼會突然說到孩子什麼的阿?」

「我這個寒假不是被叫回去育幼院過春節嗎?」御幸一邊說著,一邊圈起對方填錯的那格答案。

「有個新來的小鬼,還挺有趣的。」

「真難得,我還以為你討厭跟小鬼玩在一起的。」

「我自己也挺意外的。」或許就是真的太小了,才出乎自己意料地興起了保護慾吧。想起那個小傢伙搖搖晃晃還站不穩,也咿咿呀呀地唸不出自己名字,卻還是要追著自己跑的模樣,御幸不禁揚起了笑。

難得見到如此溫柔的笑,倉持為之一楞,「找一天我也去看看吧,那個小鬼。」然後剛改過的答案又被御幸用自動鉛筆圈了起來。

 


03 –

 

御幸跟警衛打過招呼,領著倉持進育幼院。「先去跟院長打聲招呼吧。」

「喔。」應了聲,倉持跟在後頭走著,隨意地亂瞥亂看。

輕敲兩下掛著院長室的門板,「院長,我是一也。」

很快,門便開了。

應門的是一位慈藹的婦人,「歡迎回來,一也。」笑著打招呼,婦人看見後頭的倉持問道「這位是?」

「他是倉持洋一,」御幸看了看倉持,又看了看院長,同班同學到了嘴邊又收回來,「我的朋友。」

沒有漏掉御幸游移的眼神,倉持瞥了一眼對方說著自己是朋友,卻又不情願的移開目光,覺得有些好笑。

「您好。」禮貌性地向婦人打過招呼,倉持跟著一起被領進門。

 

「呀!」走在最後的倉持剛掩上門,就聽到房裡傳來一聲嬰孩雀躍的高音。

「榮純醒了阿?」院長走向嬰兒床,抱起抓著圍欄看起來想要掙脫的孩子。「還是這麼喜歡一也呢。」

御幸輕輕勾起嘴角,然後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又緩下了笑。見狀,倉持在一邊忍不住笑了出來,於是被御幸揍了一拳。

「害臊什麼阿,本來就是來見這孩子的不是嗎?」倉持小聲說道,滿臉笑意。

瞪了倉持一眼,嘆了口氣,御幸最終仍是向企圖掙脫院長懷抱的那個孩子伸出了雙臂。

「御!」一被放到御幸手裡,名叫榮純的孩子就開心地喊出了聲。

「還是只會單音阿,」御幸舉高手中的孩子,「是御幸喔,御、幸。」

孩子只是興奮的笑著,看來是沒聽懂。

還真是破罐子破摔,毫不在意被我看著了阿。

倉持看著難得一見的溫柔笑臉,也跟著揚起了笑。

 


04 –

 

「我決定畢業就要領養榮純了。」

「這樣阿。」倉持毫不意外地回著,雖然他也確實早從育幼院院長那兒聽過詳情。

第一次跟御幸去育幼院,離開前婦人對自己說的話,倉持還記著。

「能看到一也帶朋友來真是太好了,還請跟一也繼續好好相處喔。如果遇到了什麼問題,也歡迎來找院長聊天喔。」

在那之後,倉持確實也去過幾次,除了談談兩人相處的摩擦,也聽了不少對方沒說過的那些事,當然包括打算領養澤村榮純的事。

「雖然一也有這番心意很好,他跟榮純能夠成為家人,我也是十分認同的。但就算要一也別逞強,之後他還是肯定會勉強自己的,希望到時候洋一能幫忙在一旁照看著兩人呢。」

而這是最後一次會面,院長對自己說的話。

之後,倉持想了很多,也意識到了什麼,有關自己、有關御幸。他想,御幸放棄棒球,或許是因為父母被送去醫院的那時,自己在球場上而錯過了最後一面。或許是因為害怕鍾視的人突然離開,所以下意識地與人保持距離。或許御幸一直逃避著藏至心底的寂寞,或許連他都沒察覺自己對家人的渴望。或許、有太多或許,終究只是自己心裡的揣測,他無從問起。他想,即使猜對了,也一輩子不會聽到御幸說出口。

只是,或許他可以一直陪在他的身邊,即使可能陪著他的並不非是自己不可。



✗後記

趁著期末爆炸前擠一點字出來
打開設定才發現當初設定的東西根本沒考慮過怎麼開頭 XD
最後莫名的事後開頭了(RY
是的,01是事後(゚∀゚)(不用強調###
倉御高中的部分大概就這樣啦
生不出字,所以下次就進畢業後啦wwww
大概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