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不定期更新
年年目標填坑還債
噗浪上偶爾有點文,歡迎踴躍參加
W站釋出一些未完稿跟字數較少的段子
→http://aonohane.weebly.com/
本站所有使用圖片,如造成原繪者困擾,請留言會立即撤圖
造成困擾者也先在此致歉
If any using images cause the original illustrator displeasure, please leave message, I would change the image as soon
  • 45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木赤】Casablanca 00-04

00 - 


聽過卡薩布蘭卡的人不多,知道那是種花名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卡薩布蘭卡是世上最美的百合花,它的花瓣總是那麽自信的開著。經常在百合科花朵上見到的斑點,在它的花瓣上是看不到的。所以,它純白的花瓣總是能開的那麽自傲。對於一位女王來說,已經不需要任何多余的附屬東西了吧?甜甜的香氣毫不做作,更沒有絲毫隱藏。女王,是絕對不會感到迷惘的。

在希臘神話中,卡薩布蘭卡是悲劇之花。傳說中,遇見卡薩布蘭卡的情侶無不以死亡作為這段無望戀情的終結。但凡事物都有其兩面性,有因必有果,有好就有壞。卡薩布蘭卡還有另一個少為人知的含義,那就是─幸福。

其實,卡薩布蘭奇流傳了很多花語。有人說,那是一種充滿回憶的花,意涵淡泊的永恆。又或云,偉大的愛、永恆的美。卡薩布蘭奇總是盛的傲然,彷如厭世。更有人說它的孤高是一種負擔不起的愛。然,自信的百合,卻又稱著易變的心。最末的花語,就如同它帶來的終結─不要放棄你愛的人,直到永遠。

到底是那一種花語才是正確的?我覺得不重要,畢竟,每一種花語都有它自己的意義。


01 -


請簡單描述你所知道的赤司征十郎。

「你問我小赤司嗎?小赤司很聰明、很厲害喔,不過生氣的時候很可怕就是了,尤其是他笑著說訓練加倍的時候,那真的超─可怕的。」
「赤司阿...反正聽他的就對了。」
「赤司君?非常要求完美的人呢。」
「赤司這個人確實很令人佩服,不過總有一天我會超越他的。」
「小赤如果不要總是沒收我的零食就好了。」
「赤司君總是和人隔著一段距離,不過」

其實赤司征十郎並沒有眾人眼裡如此孤傲、不可一世。

「與其說是對人沒有信任感,更讓人覺得是害怕著什麼而孤立自己。」

至少曾經不是。


02 -


赤司家並不是什麼舉國皆知的財閥集團,但也絕非一般人家。

就像大河劇時常出現的傳統和式建築,赤司征十郎從小便是在這占地廣大而富含古韻的庭院成長。下棋,是赤司家的傳統,舉凡圍棋、將棋到黑白棋等等,各大棋界都有赤司本家的人又或是親戚們馳騁,又因如此,本家的當家一蓋都是由成為職業棋士的下一代繼承。舉例而言,赤司的父親雖是長子,如今是醫界赫有名聲的權威,繼承上一代家主的是作為圍棋職業棋士的叔叔。

赤司自幼便向從職業棋士界引退的祖父學習將棋,赤司對於策略、戰術安排的天賦,令祖父十分驕傲。赤司的父親對此則是沒有太多意見,不過赤司的母親卻對現狀有些擔憂,畢竟孩子處於應該是朝氣十足的年紀,卻是天天這樣窩在家裡。
為此,赤司的母親曾找赤司的父親叨唸,「征十郎喜歡下棋確實是好事,但這孩子總待在家會不會太孤僻了些?」

然後,赤司依著母親的期望開始變得活潑,那是數日後,也就是赤司征十郎遇見木吉鐵平之後的事了。


03 -


木吉鐵平是個很普通的人,基本上。
平凡的家庭,和同年的孩子一般單純、無慮,要說他有所突出的表現,大概只有運動神經發達些。
「鐵平要是文靜些就好了。」木吉的母親不時就會向木吉的爸抱怨道。

「這年紀的男孩子不就是該這麼調皮嗎?」隔天,木吉的父親在午餐時間,和醫院的前輩聊著。
木吉的父親是個剛畢業的實習醫生,而此刻與他對坐的前輩好巧不巧就是赤司的父親。
還真是完全相反啊。 赤司的父親笑了笑。
「木吉,這個假日有空嗎?」
「我這禮拜日休息,怎麼了?」
「帶著孩子來我家坐坐吧。」赤司的父親無視對方的訝異,拉開椅子拿起空去的便當盒。「也許能讓孩子們相互調和呢。」


04 -


那是木吉鐵平和赤司征十郎初見面的午後。
兩個孩子的媽媽們聊的投機,孩子的爸爸們則是同平日般坐在一起閒聊。赤司的父親一面看著一道玩球的孩子們,一面和坐在左手邊的人有一搭沒一唱的說些無謂的小事。
「征十郎平常不太和附近的孩子玩呢。」
「第一次遇到鐵平這樣的自然熟嗎?」
「大概吧,看他還不太會應付的樣子。」

整個下午,木吉就拉著赤司在後院玩球。
「小征。」赤司有些皺起眉頭,對於這樣的稱呼實在不習慣,畢竟這是第一次有人給他取了這樣過於親暱的稱呼,更不用說這是第一次見面的人。
木吉跑開一段距離,朝赤司揮手,「我要丟囉。」赤司沒有答話,但還是做出接球的動作。
球在落進赤司手前便落地,球反彈而起,赤司沒能穩穩接住,人往後跌。跌倒的人沒有什麼反應,倒是丟球的那人急得很。
「小征,」木吉跑向赤司,伸手想扶起赤司,「你沒事吧?」赤司頓了一下,終是將手搭上來人的掌心。
晚餐前,木吉一家人便離開了赤司家。

「征十郎,今天玩得開心嗎?」
赤司抬頭看向提問的母親,「還好。」
「那,」赤司的父親頓下身體與兒子平視,「我下次再邀請鐵平來家裡好嗎?」
「都可以。」
然後,兩個大人默契的一笑。

其實,木吉鐵平的本性依舊調皮好動,赤司征十郎的興趣也還是下棋閱讀。只是那天之後,赤司征十郎第一次對下棋以外的活動產生興趣,木吉鐵平的眼裡有了比籃球更耀眼的存在。




後記

不忍說我先寫好的是結局(ry
然後我真的下標題無能(掩面)
第一段介紹花語那邊,因為查到的是條列式,所以我整個語無倫次(默)

這篇主要是寫了木赤的青梅竹馬設定這樣。
稍微說一下木赤的父親們
鐵平爸高中畢業就結婚了ㄏㄏ(你
所以木吉前輩依舊是前輩(?)
多虧老爸將他生的早(說什麼

第二段奇蹟們(有黑&桃)對赤司的敘述
綠間我真的抓的超不穩(?)
關於紫原的個性抓不到這點我已經快要放棄了(眼神死)

其實最後一段差點要打了鐵平爸偷瞄征爸漂亮笑臉什麼的
心想鐵平爸都結婚了這樣亂搞好像不大好,只能說鐵平爸你的願望還是由兒子去執行吧(在說什麼

然後這篇是真的滿無聊的(茶)
整個卡卡卡卡卡(以下兩萬卡)
我自己也打得很無力
下一篇大概也是差不多卡(遠目)
可能會好一點點,就一點點
如果生的出字就先填這邊,不然就會先出青火大概,畢竟青火已經敲了一些,就五、六句(你

總之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