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不定期更新
年年目標填坑還債
噗浪上偶爾有點文,歡迎踴躍參加
W站釋出一些未完稿跟字數較少的段子
→http://aonohane.weebly.com/
本站所有使用圖片,如造成原繪者困擾,請留言會立即撤圖
造成困擾者也先在此致歉
If any using images cause the original illustrator displeasure, please leave message, I would change the image as soon
  • 4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木赤】Casablanca 05-12

05 -


「鐵平,你別帶征十郎跑得太遠了喔─」
「知道了─」木吉鐵平右手拉著赤司征十郎,舉高左手揮動棉花糖。
木吉的父親舔啃手中棉花糖的竹籤,吞下最後一口甜膩,「不好意思,鐵平這孩子總是這樣玩得過火。」
「反正我太太本來就希望征十郎活潑點,這你也知道的,沒什麼好道歉的。」赤司的父親雙手仍是放在和服的袖裡,臉上沒有什麼表情變化。

赤司征十郎看著木吉鐵平的背影,任由他拉著自己往前跑。跑了好一些距離,木吉總算是停下腳步。
「小征,你看你看。」木吉沒有鬆開握住對方的右手。
赤司一邊舒緩自己急促的呼吸,一邊抬頭看向木吉揮著棉花糖所指的方向。
「怎麼樣?這裡很漂亮吧。」木吉笑得燦爛。
兩人正站在一座不知名的山丘上,眼前收進慶典的全景,燈光或明或滅,人群的喧雜聲由遠處傳來。
木吉看著赤司的側臉,山下廣場有些昏暗的光線在那雙緋紅的大眼跳動,「小征開心嗎?」
「嗯。」赤司笑瞇了眼,用力點頭。
對於對方難得明白表現自己的喜悅,木吉不忍有點沾沾自喜。


06 -


木吉鐵平喜歡赤司征十郎。不過本人並沒有意識到「喜歡」這件事。

「小征─」木吉鐵平趴在走廊邊的窗戶,臉上是一如往常燦爛的笑容。
被喊著名字的那人有些皺眉,「我說過別這樣叫我。」
「小征小氣鬼─」木吉賴在總算是走出教室的赤司身上蹭來蹭去。
「木吉鐵平你都幾歲了你?」赤司給了對方一個白眼。「還有,五年級的別隨便跑來四年級教室。」
「赤司。」
赤司單手推開貼著自己的人,回頭轉向聲源。
「可以借一下英文課本嗎?」
「在桌上。」
「謝啦。」那人道謝的同時順道向木吉微微點頭表示招呼。
木吉又重新掛到赤司身上,不忘向那人揮手致意。
「還笑,幾乎全班都要認得你了,你就不能稍微有點學長的樣子嗎?」
「有什麼關係嘛─」

放學後,木吉先去了赤司的教室,被告知對方早就離開,只好獨自到車棚牽車。木吉推著腳踏車一路向校門走去,校園內是禁止騎車的。即使到了傍晚,夏的夕日仍是有些刺眼,木吉被曬得有些不適,微微垂下了頭,有一部份的原因是心感被丟下的低落。直到走至校門,被前輪壓上的人影,令木吉滿是期待地抬頭,「小征?」
「慢死了。」
木吉跟上赤司的腳步,「最喜歡小征了☆」
赤司伸手捏了木吉的臉,「就叫你別老是說這種話。」


07 -


假日,赤司通常都會與祖父在書房下棋。然後,木吉鐵平總會在午餐過後出現在赤司家,這也是通常。

木吉鐵平拉開和室的拉門,「小征,我們一起出去玩吧。」
被喊著的人沒有抬頭,仍是盯著眼前的棋盤。木吉看了看身著和服的赤司,又看了看自己不甚理解的棋局,最後拉上紙門,在棋盤邊有樣學樣的跪坐下。約莫又過一個小時,期局才終是結束。
「果然還是贏不了爺爺呢。」赤司一邊說著一邊收拾盤面。
「不過征十郎有很大的進步喔。」赤司祖父和藹地笑。
赤司想起早就出現的木吉,看向坐在一邊的人,卻發現對方就跪坐在那,擺頭晃腦的打盹。
「征十郎,剩下的讓爺爺來收吧。」
「可是...」赤司對上祖父的笑臉便也沒再說下去,「謝謝爺爺。」赤司笑語。
赤司征十郎撐起身往木吉那移動,「木吉。」赤司戳了戳木吉的臉頰,但後者沒有醒來的跡象。
「木吉。」赤司十分不給面子的以掌心拍打木吉的臉。
「真是...」赤司輕嘆,然後改口,「鐵平。」
「好久沒聽到小征這樣叫我了。」木吉開心的笑著。

木吉鐵平一腳踩著踏板一腳撐地,人趴在把手上,在赤司家門前等著對方換外出服。
什麼時候開始小征不喊自己的名字呢?阿阿、好像是從小征上小學開始。果然是害羞吧,畢竟小征一直都是待在家比較多。 木吉一邊想,一邊笑了。
赤司征十郎關上大門,轉身便看見等著的人在那傻笑。「笑什麼?」赤司背對木吉坐上後座,人倚在後者較自己厚實的背。
木吉緩速踩動踏板,「因為小征很可愛啊。」
聞言,「停車。」赤司不悅地說道。
「咦─?我不說就是了嘛。」


08 -


那一年的夏季慶典,赤司征十郎小學五年級。那是慶典的最後一天,然而赤司的父親卻在加班。赤司的母親十分清楚兒子的貼心,「慶典每年都有,一次沒去沒關係的。」當看見兒子笑著這麼告訴自己,母親對他的懂事又是欣慰又是難過。
家中的電話響起,赤司的母親接了電話,然後,「征十郎,你要不要和鐵平一起去慶典?」
赤司換上外出的和服,走到有些喧鬧的玄關,「小征。」赤司搭上木吉笑著朝自己伸出的手。

他們一起走進人聲鼎沸的廣場,木吉鐵平拉著赤司征十郎跑過來走過去、吃這個玩那個,不免俗地去了兩人的祕密基地─那個不知名的小山丘。赤司想起他們第一次踏上這裡的那年,「小征,我們以後每年都要一起來這裡看煙火喔。」木吉鐵平是這麼說的,而他也確實做到了。
正是如此,自己才沒有甩開對方的手。赤司瞥了眼兩人仍是緊握的手。一直以來,不論是那些令他彆扭的話,還是木吉唸著親暱的小名,赤司對於這些種種不是很喜歡,但卻也沒絕對的制止。為什麼呢?赤司還沒搞清楚,也不想去多加煩惱。他只知道此刻和木吉鐵平一起在這看著天邊的煙火,十分開心。

後來,這一天的每一幕都深深刻烙在兩人的記憶之中,無論是隨煙花綻放天際的快樂,或是之後的痛楚。


09 -


木吉鐵平坐在赤司的病床邊,緊握對方同樣被纏著繃帶的手。

距離他們離開山丘走出廣場已經過了兩天。那晚,木吉踩著腳踏車在赤司回家,夏夜本該同消散的煙花畫下完美的句點,然而在彎進回程的最後一個巷弄時,刺眼的車燈卻向兩人迎面而來。

「鐵平,我說過你腳傷的不輕,還不能下床。」
「爸,」木吉的父親將木吉鐵平抱起,放回赤司的鄰床,「小征什麼時候才會醒來。」
木吉的父親試著扯出笑容想安慰兒子,「放心,征十郎沒事的。」

傍晚,兩個父親各自坐在孩子的床邊。
「赤司前輩,真的很抱歉。」木吉的父親看著兒子眼角盡是淚痕的睡臉。
「我說過叫你別再道歉了。」赤司的父親垂頭,伸手撥開覆在赤司左眼紗布上的瀏海。
沉默擺盪在空氣中,良久,「事情會發生就是會發生的,本來就不是誰的錯。」赤司的父親說著,「走吧,該值班了。」
木吉的父親輕輕闔上病房的白門,抬頭望向前輩走遠的背影,心裡仍是愧疚。


10 -


赤司征十郎醒來是車禍發生後的第五天。
木吉鐵平睡醒後,便看到赤司的父親和自己的爸爸在檢查赤司的左眼。木吉看著父親給赤司換上新的紗布,很是擔心,「小征的眼睛...」
赤司的父親走向木吉的病床,然後坐在後者的床邊,眼睛與對方平視,手輕拂木吉還未拆繃帶的頭,「放心,沒事的。」

待兩位父親離開後,木吉又悄聲下床,儘管左腳落地時還是有些吃痛。
「真是的,」赤司直盯著坐在自己床邊椅子上的木吉,「你還不能下床的吧。」
木吉鐵平雙手握住赤司的右手,像是虔誠的祈禱,「小征終於醒來了真是太好了。」
「我醒了你可別再哭了阿。」
臭老爸,我醒來前到底跟小征說了什麼。 木吉紅了臉,心中偷偷唸著。
「不是叔叔告訴我的,」赤司臉上是一抹好看的微笑,「淚痕這麼深,我怎麼會猜不出來。」

門外,作為醫生的兩位人父卻是滿臉憂慮。
「征十郎的眼睛能醫的好嗎?」
「我待會就會開始配藥的。」木吉的父親回答得沒有把握。
「那就麻煩你了。」赤司的父親微微鞠躬。
兩人都清楚的,最快且最有效的治療不外乎是手術,但每個手術都有其風險,因此還是下了藥物治療的決定,縱使成功率是微乎其微。


11 -


赤司還是被安排接受眼角膜移植。手術日那天是木吉鐵平升上初中的第一個結業式。整個早上,木吉都處在失神的狀態,老師喊了不理、同學叫了也沒反應,只有那句放學拉回他的注意力。木吉衝出教室跑到車棚,跨上車便以最快的速度往醫院騎去。

向護士問了下,木吉跑向手術房外的觀察室,「爸。」
「放心吧,征十郎只是體力還沒恢復,明天就可以轉回普通病房了。」
木吉隔著玻璃,看著赤司的睡臉,鬆了口氣,笑了。

一個月後,赤司左眼的紗布總算是可以卸下。
木吉搬了椅子坐在病床的一邊,人趴在床沿,「真是太好了,小征。」
赤司沒有說什麼,但木吉確信對方是開心的。
其實前一晚,木吉的父親要他別來的,木吉並不知道原因,也沒有告訴赤司。當木吉的父親推開房門,「爸。」木吉確實瞧見父親皺眉。然後在父親為赤司拆下紗布,木吉懂了。
「怎麼樣?看得清楚嗎?」
「嗯,比之前好很多。」
「如果有什麼不舒服,再跟我說。」
「好。」
木吉的父親拍了下木吉的肩,兩人交錯的眼神實為複雜。
父親走出病房後,木吉望向赤司,對方只是看著自己沒有說話。
「很奇怪吧。」
赤司笑著,淡淡地笑著,木吉讀不出他的表情。
「叔叔說,還是有希望回復的,」赤司舉起插著點滴的左手指著自己的左眼,「因為進入成長期,細胞增殖代謝的速率都會提升,所以還是有希望變回原本的紅色。」不過,不是更好就是更糟。
木吉手伸向赤司的臉,覆上後者的顏色較右眸略淡的左眼,然後動作轉為輕輕地抱住對方,「不管最後會變得怎樣,我都會在的,絕對。」
「嗯。」赤司任由木吉抱著。


12 -


自從赤司左眼的紗布拆除後,木吉來醫院的次數越發平凡,幾乎是天天來。
然後那一天,木吉一如往常地坐在赤司床邊,赤司隨手拿了木吉的課本在讀。
木吉闔上課本,抬頭發現赤司坐著便睡著了,木吉放輕力道抽出赤司手中的書,稍微收拾後,木吉小心地調整赤司的睡姿,讓後者躺好並替其蓋上棉被。木吉背起書包,然後,
木吉鐵平吻了赤司征十郎。
從赤司拆下紗布開始,木吉知道自己對這個人是「喜歡」的。雖然他也說不清這份感情究竟是不是所謂「喜歡」,但他知道,只要是他做得到的,他都會為這個人去做。他想一直待在赤司身邊,就只是這樣而已。
「鐵平。」
木吉一楞,「爸。」
回家的路上,木吉的父親告訴木吉要搬家的事。
「爸是因為知道我喜歡小征才下這個決定嗎?」
一晌,木吉的父親才回道,「不,調職的人事異動已經很久了。」
剩下的歸途,沒有人再說什麼。

後來,木吉鐵平一聲不響的離開京都了。
對於木吉的不告而別,赤司沒有再過問家人,也沒有試著追出對方的下落。
赤司征十郎明確清楚的知道生活中的重心就這樣憑空消失,但卻也不曾再誰面前表示難過。

「不過是三年沒見。」
當兩人再遇,赤司是這麼說的。






後記


其實我不知該從何說起(ry

05 - 時間點是木吉小一
我想赤司在接受小學教育前,應該都是在家有私人教師
所以兩人從小就黏─在一起
雖然實際上是木吉黏赤司黏很緊,赤司還滿想安靜下下棋的

06 07 -
我自己都不敢說那是木赤(?
這互動放到黃笠or高綠身上感覺也不錯(??

10 11 -
吐槽點多到我不知道該如何吐槽自己 XDDDDD
尤其是唬爛眸色那段(逃)
是說木吉前輩都小六了我還讓他一直哭(掩面)
然後才過一年他居然敢偷親赤司了我我我(ry
赤司十分早熟這樣(?

不忍說木赤的青梅竹馬系列根本是在記錄赤司從傲嬌到病嬌雖然我還不是很懂病嬌(請說人話
然後我最近文風好像開始狗血八點檔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