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不定期更新
年年目標填坑還債
噗浪上偶爾有點文,歡迎踴躍參加
W站釋出一些未完稿跟字數較少的段子
→http://aonohane.weebly.com/
本站所有使用圖片,如造成原繪者困擾,請留言會立即撤圖
造成困擾者也先在此致歉
If any using images cause the original illustrator displeasure, please leave message, I would change the image as soon
  • 45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木赤】Casablanca 13-15

13 -


誠凜休息室。
「監督,」黑子哲也走到相田里子面前,「我能出去一下嗎?」
「你要做什麼?」
「赤司君剛剛發來簡訊要我出去。」
里子看著黑子面無表情地丟下這句話,先是被「赤司」這名字震懾,才反應過來並允許對方赴約。「不過,」讓這傢伙一個人出去貌似不大妥。里子想了想,「那麼,找個人陪你去吧,這樣我比較放心。」環顧房內,本想喊降旗,「鐵平?」木吉卻突然站起。
「我去吧。」
里子盯著木吉如同平常的笑臉,卻覺得有些不安,但就算不放心,似乎也沒什麼否決的理由。「好吧。」

腳步聲在廊間迴盪。
木吉前輩平常是這麼安靜的嗎? 黑子哲也心裡滿是懸念。從休息室離開後,木吉便只是在自己的手邊走著不發一語,然而自己對這人卻稱不上了解,或許對方明白自己更多。
「木吉前輩認識赤司君?」黑子只是想打破過於沉默的氛圍,另一方面是好奇木吉自告奮勇跟出來的原因。黑子想不到其他理由能讓一個人想去見這如同帝王般的領導者。
失神的木吉因為「赤司」而一愣,善於觀察的黑子當然沒有錯過。
木吉本是打算敷衍過去,但看見黑子那又是知道些什麼、想知道更多的眼神,木吉笑的尷尬,最後神情轉為落寞,眼裡堆疊遺憾與後悔。「是阿,」木吉避開黑子的視線,看著前方,「我們認識。」一抹哀傷的淺笑。

赤司征十郎看到站在黑子哲也身邊的木吉鐵平時確實愣住了。
「哲也,你還帶保鑣來啊?」赤司居高臨下,一慣唯我獨尊的表情。
木吉因為逆光看不清赤司的表情,心裡卻是五味雜陳。
我能開口喊你嗎?小征。 木吉的眉頭微鎖。
赤司走下階梯,單手拿過綠間手中的剪刀,筆直朝木吉臉邊劃去,「不過是三年沒見。」
木吉避開赤司突來的動作,然後對上後者異色的雙眸,赤司眼裡沒有難過、不捨,沒有恨、厭惡,更沒有所謂想念。
赤司背過木吉,轉身將剪刀遞給綠間,步上樓梯,「我很期待喔,」赤司側過身,一個好看的笑,「跟我比決賽的對手。」


14 -


Winter Cup第一天的賽事結束後,木吉鐵平本來是想去見赤司的,卻始終提不起勇氣。到底在怕什麼?木吉鐵平真的不清楚,早上的見面,對方並沒有表現不悅或是其他更加排斥的情緒,那自己到底還處在這做什麼?或許還是愧疚而提不起面吧?雖然可以說是不可抗力,但不告而別依舊是不可抹滅的事實。
「什麼意思呢?」和隊友道別後,一個人的回家路上,木吉喃喃自語。
木吉反覆想著赤司丟下的那句三年不見,「我能有所期待嗎?」期待我們像當初一樣,開心的作為青梅竹馬,作為...朋友,又或者你還是會讓我恣意地喊著,「小征。」
木吉從運動包拿出礦泉水,轉開瓶蓋便往頭上淋,任由水流沿面滑落。瓶子空了,木吉也只能放下空罐,厚實的大手由額抹上頭頂,「真不像我。」木吉胡亂地搔弄頭髮,然後邁開步伐,風吹動髮梢。
吶、碰上你,我就不是我自己了阿,赤司征十郎。
夕日灑落在木吉鐵平的身上,地面,影子拉得很長,很長。

隔天,誠凜高校對上霧崎第一高校。赤司征十郎獨自一人坐在看台的第一排。
身體前傾,隻手抵腳撐著下巴。赤司緊盯著場上的一舉一動,尤其是那個人─木吉鐵平。
真意外阿,沒有主動來找我。 赤司暗自低語。
總是在自己身邊笑著,不論推開多少次都會跟上來,只要有他在便會安心。這即是赤司征十郎記憶中的木吉鐵平,如同和煦的冬陽。
「赤司?」
赤司看著青峰在自己旁邊的座位坐下,再過去還有桃井五月,「真意外你會來看比賽呢,大輝。」以那樣不服輸的個性,居然來看戰勝自己的對手比賽。
「都是這傢伙拉我來的啊。」青峰指著鄰座的桃井。
明明是你想來看火火狀況。 桃井腹誹。
「說起來,赤司君不用參加比賽嗎?」
赤司沒有看向問話的人,仍是盯著場上,「還只是前期的小比賽讓他們自己處理就好了。」見木吉鐵平又一次擋下敵隊的惡意攻擊,赤司不禁皺眉。
這傢伙真以為自己是鐵打的嗎? 赤司眉頭深鎖。

然後,第四天,海常高校與福田綜合學園的比賽,「奇蹟的世代」難得齊聚。
「黃瀨你要是輸了就等著吃我拳頭吧。」青峰笑臉盈盈的拗拳。
「咦─?為什麼─?」
「是阿,可別輸了呢,小黃。」桃井笑語。
綠間一貫的推眼鏡動作,「根據今天的『早安占卜』,你能贏下來的。」
「小綠間。」黃瀨煞是感動,撲上去想道謝,被綠間一個側身閃過,險些沒撞上看台欄杆。
「小黃,輸了我就捏爆你喔─」紫原嘴上咬著洋芋片,表情平淡的說道。
「連小紫原都這樣?」
要不是小室要我別動手,我就出手打上去了。 紫原嚼著餅乾。
「總之黃瀨君請好好加油。」
黃瀨抱上黑子,在後者臉邊蹭來蹭去,「我會加油的,小黑子☆」
「黃瀨涼太!」台下,海常隊長笠松幸男嚷著,「要比賽了還不給我下來!」
「馬上來─」
黃瀨轉身要下看台,然後又回頭看像方才沒有說一句話的前隊長─赤司。
「怎麼?」
「小赤司沒有什麼要說的嗎?」
赤司頓了下,笑著說「沒贏下來就等著受罰吧,涼太。」
早知道就不問了。 黃瀨涼太心驚的下了看台。

「高尾,回去了。」綠間推了推眼鏡,起身。
「咦─?」高尾和成跟上綠間真太郎,「小真不看到最後嗎?」
「勝負已經很明顯了。」那招「完美無缺的模仿」不是灰崎祥吾能突破的。
「赤司,」離開前,綠間回頭,赤司側過身抬眼看向前者,「我不會輸的。」
聞言,赤司莞爾。
綠間走後不久,換青峰站起身,伸了個懶腰,「我要回去了。」
青峰轉身就走,桃井五月只能拿起外套,欲小跑步跟上,踏出步伐前,桃井抬頭看向上排座位的火神,「火火,要不要一起走?」
「咦─?」火神困惑,走在前頭的青峰回頭,「啊─?」
火神看看監督,像是在尋獲許可,不待結論,青峰大輝邁開步伐離去。「等我啦,阿大。」桃井也跟了出去。
「去吧。」木吉鐵平說道。
「可以嗎?」火神大我看著日向順平和相田里子。
「去吧,」仍是木吉答話,「青峰在等你吧?」
火神一愣,然後用力點頭,向大家道別後朝離開的兩人追去。
「哲也,」赤司離開座位,「先走囉。」沒有回頭,向黑子揮了揮手。
「再見,赤司君。」
赤司征十郎瞥了木吉鐵平一眼,沒有道別。
赤司離開後,「木吉前輩不是還有事嗎?」黑子語。
「誒─?」
木吉對上黑子平淡卻似掌握全局的眼神。
「鐵平,有事要忙就去吧。」
「反正最後一節也要結束了,下一場對手也確定了。」
見里子和日向答腔,「那我就先走囉。」木吉鐵平往看臺出口走去,然後出了門,腳步加快,最後跑了起來。


15 -


決賽前,木吉鐵平仍沒能找到機會跟赤司征十郎私下說話。
確定海常是準決賽對手那天,木吉雖然追了出去,卻找不到對方。而昨天,洛山和秀德賽後,木吉也遲遲沒有介入的空檔,就連打招呼的時機也抓不準。
這幾天碰頭,兩人雖偶有眼神交流,卻又沒有半句對話,弄得木吉鐵平既是高興卻也慌張。
究竟能不能走上前找你呢?
木吉鐵平不理解赤司征十郎這樣不接觸也不拒絕的距離,真的不懂。
「木吉前輩?」
木吉被眼前的黑子嚇了一跳,「怎麼了?」
「我站在這很久了呢,前輩。」
「是、是嗎?」
黑子哲也微微嘆氣,「我想去洛山高校的休息室像赤司君打聲招呼,前輩要一起來嗎?」

黑子哲也打開洛山休息室的大門,「不好意思,」黑子打量內部一圈,「請問赤司君不在嗎?」
實渕玲央走到門前,「小赤今天不會來喔。」有些刻意地看向黑子背後的木吉,同時微微點頭代替打招呼。「其實小赤上個月才出了車禍。」
「車禍?」
「也不是車禍那麼嚴重啦,」玲央換了個說法,想安撫木吉的緊張,「就是騎車出校門的時候,被老師的車擦過然後摔了車,說起來我沒再見過那老師了呢。」玲央笑,「然後就是昨天的比賽阿,讓小赤剛痊癒的腳負荷太大了。不過小赤不是放棄今天的比賽喔,小赤已經交代了要我們帶冠軍回去的。」玲央想起赤司說話時的笑容,不禁冷汗。

木吉鐵平站在場邊,無神的看著場上熱身的隊友們。
「鐵平,你要是不舒服,今天就別先發。」里子說道。
「我沒事。」
里子看著木吉很是憂慮的側臉,「監督,」然後被出現在自己身邊的黑子哲也嚇到,「能借一步說話嗎?」

比賽要開始了。 木吉鐵平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臉,試圖拉回集中力。
木吉要走進場內列隊,卻被日向順平堵在場邊。木吉抬眼困惑地看著眼前的人。
「我說,」日向很不客氣地嘆了一大口氣,「你說過我們是夥伴吧。」
「嗯。」
「那你就不要把誠凜當作你一個人的責任!」
木吉被日向吼的語塞。
「鐵平,」里子走到木吉身邊,「你真的為這支球隊付出夠多了,而且就像日向說的,誠凜的未來是要我們一起承擔的,不應該是你一個人的負擔。」
「所以,你現在想做什麼就去吧。」伊月也走回場邊,隊員們也逐一聚了過來。
「木吉前輩。」眾人讓開一條通道,讓黑子將手中的紙條遞上。
木吉打開紙條,是實渕玲央的字跡,上頭寫著醫院名稱和病房號碼。
「木吉,」日向的眼神再認真也不過了,「明年你得給我好端端地在這,跟這支隊伍一起拿冠軍,聽到沒?」語氣不容否定。
「等你回來之後,我可是要嚴格控管你左膝的狀況喔。」里子笑著。
木吉鐵平看著包圍自己的隊友們,笑了。
里子像是放心地嘆了氣,「那麼,」里子彎下腰,大家默契地跟上動作,「誠凜─」
『加油─』
伴隨著球評的介紹、場邊的歡呼,日向領著隊伍上場,木吉反向往出口離去。
木吉一路跑著,心無雜念只想快點見到赤司。
道歉也好、思念也罷,有好多話想告訴他,即使被推開,也想再見他一面,就算今天了結一切,也會為未來開啟新局。

木吉鐵平照著紙條來到目的地,站在白色的大門前調整呼吸。然後在進病房後,看見赤司那副早就知道的表情,木吉想起黑子在洛山休息室前和自己說的那番話,「木吉前輩其實知道的吧?」
「赤司君一直都在等你。」
木吉輕笑,「別再讓他一個人了。」輕輕闔上白色的門。
不會再讓他一個人了。
再也不會。




後記

劇透(?)一下,誠桐戰是青火篇重點(?
然後青梅竹馬系列是通到底的所以青火桃三人是青梅竹馬這樣。

我自己覺得我有稍微把角色個性拉回來啦
不過後面好像又滑掉了(默)
紫原依舊OOC嚴重(茶)
話說最近又想挖新坑(你
赤黃黑的帝光妄想(掩面)
↑這是明年第一個預定坑,理智上(ry

大概這樣,這個月底前應該是趕的完
然後就可以安安心心用青梅竹馬系列發赤司生日賀了
青火偏要是沒有就明年吧(欸

明天去考GEPT中級複試
願赤司保佑我(r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