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不定期更新
年年目標填坑還債
噗浪上偶爾有點文,歡迎踴躍參加
W站釋出一些未完稿跟字數較少的段子
→http://aonohane.weebly.com/
本站所有使用圖片,如造成原繪者困擾,請留言會立即撤圖
造成困擾者也先在此致歉
If any using images cause the original illustrator displeasure, please leave message, I would change the image as soon
  • 4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木赤】Casablanca 15.5

15.5 -


當天,木吉鐵平的父親接到相田理子的電話,然後替自家兒子辦了住院手續。
「既然比賽結束了,你就給我好好把膝蓋醫好。」這是木吉的父親來到赤司的病房後說的第一句話。
「誒─」木吉鐵平先是哀聲,然後像是想起什麼,「那我要跟小征住一間。」
「木吉鐵平,」赤司甩了甩被木吉握住的手,不過後者並沒有鬆開的意思,「我住的是單人房。」
最後,木吉的堅持、赤司的妥協讓為人父在無奈下,只能硬是替兩人協調出一間雙人房。

木吉鐵平沒想過住院會如此幸福,一覺醒來便能見到重要的人,讓他都有這輩子別出院的錯亂思想。一起住院的這段期間,兩人聊了很多,有關沒有彼此的這三年。
「吶,」那是赤司征十郎出院的前一晚,「我們還會見面的吧?」
「會見面的,就算沒有練習賽也有IH跟WC不是?」赤司翻著手中的小說,沒有抬頭。
「我說的不是那些。」木吉看著赤司俊秀的側臉,「我之後能約你出去嗎?」
之前那般若即若離的距離,對木吉鐵平而言實在太遙遠,但能和兒時一樣膩在一起嗎?很難吧,但木吉仍是奢望。
「等你腳醫好了,」闔上小說,看向木吉被燃起希望的眼神,「我會考慮。」赤司笑語。

翌日,當木吉睜眼發現右手邊的病床已經空下,差點沒從床上跳起,「早。」不待木吉失落,赤司便先出了聲。
赤司瞥了眼木吉放心的笑臉,又將視線放回手中的小說。
靜默的氛圍迴盪整間病房卻不尷尬。
木吉鐵平有種回到童年時的錯覺,他想起自己跪坐在棋盤邊,等著赤司下完棋,然後和自己一起出遊。那些片段在現在看來實在過於美好。
「說起來,這三年到底算什麼呢?」木吉鐵平脫口而出。
赤司征十郎仍是盯著小說沒有說話,時鐘的滴答聲踩出分秒的軌跡,良久,赤司才收起手中的書,「這三年,我想了很多。」赤司直視木吉的眼睛,「我這三年沒有找你,是因為我早就聽父親說過叔叔可能調職的事,而且,我知道你不會放下籃球,所以只要還在場上,我們就會再見面。」
赤司口氣中的理所當然讓木吉安心的笑了。他想到住院的第一天,自己本想為不告而別道歉,赤司卻早自己一步開口,「這三年還好嗎?」
「我要回去了。」赤司揹起所裝不多的行李袋。
「誒─?不多陪我一下嗎?」
「還有很多作業需要查資料的,而且隊上也還有些事我要回去處理。」赤司不搭理木吉的哀求,逕自往門口走去,「我還會再來。」回頭看著床上的人。
木吉鐵平受寵若驚。
「你給我好好躺著養傷,我會問醫生你的狀況。」
「是─」
赤司拉開房門,「下次見了,小征。」木吉說道。
「對了,」輕掩房門,赤司瞪向木吉,「別再這樣叫我了。」
「誒─?」
「我說不准就是不准。」
「那、」木吉笑瞇了眼,「征?」
「不准。」赤司揉著皺起的眉頭。
「征十郎?」
「你給我像普通人一樣喊姓氏。」
「誒─?」
可是我們不是普通的關係吧? 木吉在心裡碎念。
「總之,就是這樣。」赤司敞開房門。
「小征再見。」
赤司惡狠的瞪著木吉。
「只有我們兩個人,沒關係吧?」
赤司嘆氣,「隨便你。」
見木吉像是孩子得到糖果般那樣笑得開心,「對了,還有件事。」闔上門前,赤司最後一次轉身,「那晚我是醒著的。」
還不及木吉作出反應,「你想的沒錯,是三年前那天。」赤司丟下這麼一句,關上了門。
木吉傻了一晌,然後笑了。知道對方是在明白自己感情的狀況下,向自己說了這麼多,實在令他止不住開心。
隔著門扉,赤司倚著牆,依稀聽見木吉的笑聲。「居然開心成這樣,我話可是還沒說完呢。」整了整肩上的背袋,邁開步伐。
關於那晚的吻,我並不討厭。 赤司淺笑。
當然,這件事木吉始終沒聽赤司說過,畢竟說出口就不是赤司征十郎了。




後記

最後一段差點寫成前輩開心到抱著棉被打滾 (ㄍ

補說一下15-
誠凜眾人所說的明年WC,個人認為前輩是能夠參加的
看看海常三年生們也是打到WC,加上本篇的鐵平爸是醫生的設定
前輩的腳傷應該多少不會那麼嚴重
雖然一切還是個人私心啦(ry

話說本篇應該會比我預定地還早結束(茶)
再發一次文應該就沒了這樣

初中篇可能要等青火篇結束作番外
到時應該會把木赤青火四人的初中心情轉變都放進去

然後就是赤司生日會用本篇的設定來PO生賀

大概是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