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不定期更新
年年目標填坑還債
噗浪上偶爾有點文,歡迎踴躍參加
W站釋出一些未完稿跟字數較少的段子
→http://aonohane.weebly.com/
本站所有使用圖片,如造成原繪者困擾,請留言會立即撤圖
造成困擾者也先在此致歉
If any using images cause the original illustrator displeasure, please leave message, I would change the image as soon
  • 4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木赤】Casablanca 16-19

16 -


木吉鐵平出院了。
至於康復的慶祝會為什麼辦在赤司家,也沒有人再多問什麼,反正有個寬敞的場地能聚在一起就是好事。
「叔叔、阿姨,好久不見。」木吉同赤司的父母寒暄,氣氛好不熱絡,融洽的像天天相處的家人一般。
和室的拉門半開,赤司和黑子並坐在外面的長廊,前者側過臉看了眼與父母親聊得開心的木吉。赤司啜了口杯裡的清茶,「赤司君跟木吉前輩還好嗎?」,赤司差點沒嗆到,只是硬將嘴裡的茶水吞下,然後有些詫異地看向方才說話的黑子哲也。
黑子晃了晃手上的杯子,「我喝的是果汁,不是醉了亂說話,赤司君。」
「既然都知道就別問了,哲也。」赤司淺笑。

木吉杵在房內的人群間,時不時往門外的兩人看去,他瞥見赤司側臉一抹好看的微笑,不禁有些吃味。
「木吉前輩─」黃瀨涼太搭上木吉的肩。
木吉確實有些訝異,不過並沒有退開。
「木吉前輩跟赤司嗎?」另外一邊,不知何時靠過來的高尾和成,一臉饒感興趣。
看看右手邊的高尾,又看看依在左肩的黃瀨,木吉仍是笑臉沒有說話。
其實兩人也沒做什麼,只是回到認識眾人前的相處模式,沒有距離而旁人看來又似乎過於親暱。一開始,確實有驚訝的眼光,卻沒有人過問,或許是考量到赤司的性格,又或者刻意迴避。怎樣都好,木吉鐵平並沒有深入了解周圍人們想法的意思,只要赤司不推開自己。至於還想要更進一步嗎?
嘛、暫時這樣就夠了。 即使是不遠不近的距離也罷,能待在身邊就好。
「鐵平。」
聞聲,木吉轉身,險些沒讓身邊的兩人摔倒,「叔叔?」

木吉鐵平隨赤司的父親來到走廊的盡頭,後者示意前者坐下,然後將手中的茶杯遞給對方。
「謝謝。」接過茶杯,淺飲。
「鐵平,」赤司的父親倚著梁柱,「你喜歡征十郎嗎?」
關鍵句一出,木吉差點沒嗆死。
咳了幾聲,稍微平順呼吸,木吉對上赤司的父親很是認真的表情。像是背水一戰,「是的。」木吉堅定地看向問話的人。後者臉上勾起漂亮的微笑,然後又換上些許嚴肅的面容,「你要知道你所選擇的路不好走,」見木吉篤定的神情,赤司的父親如釋重負地輕嘆,然後站起身,「那麼,征十郎就拜託你了。」
「這是你選擇的未來,我不會干涉,」赤司的父親在走過木吉背後的梁柱時丟下這麼一句,「但是我要你過得快樂。」
「我知道。」
聽到熟稔的聲音,木吉嚇得跳起,「小征,你什麼時候在這裡的?」
「誰知道呢?」赤司一副無所謂的甩起衣袖轉身就走,「好了,哲也,你聽得夠多了。」
黑子從下一根梁柱後探出頭,看了眼有些恍惚的木吉,然後跟上赤司的漸遠身影,不過,離開前,「木吉前輩,我大概是從伯父說赤司君要拜託你那部分在的,至於赤司君我就不清楚了。」語末,黑子加快腳步追上走遠的人。
木吉鐵平愣著看向離去的那些人,最後失聲笑了出來。


17 -


兩年後,赤司征十郎收到東京大學的入學通知。
「小征好厲害─」木吉頭靠在赤司肩上,大手環住後者,整個人貼在對方身上。
「這是當然的。」赤司推掉腰上那雙厚實的手,「對了,我待會要回家一趟。」
「那我也一起...」
「不用了,」赤司背對著木吉,「剛剛家裡來的電話說爺爺有事跟我談。」
大考結束後,赤司便逐步將必要的行李搬進木吉東京的租屋處。兩人將要同居的這件事,赤司的父親基於理解,當然不表反態,也說了母親的部分會再溝通。木吉的父親因為前輩的不反對,也就沒說什麼,至於木吉的母親則是沒有多問。這些諒解都支持著兩人關係。
要是爺爺反對呢? 木吉拉住走到玄關要穿鞋的赤司,話沒有問出口,但不安確實表明在臉上。
祖孫倆的好感情,木吉心知肚明,對方心裡能只有自己的佔有慾不是沒有,只是赤司重視家人這點,讓此刻變得恍惚。
木吉垂首,清楚自己反應過大。見對方的失落,赤司一臉擺明「拿你沒輒」。
被赤司一把拉過,木吉險些跌到。頭被赤司按在肩邊,木吉不敢輕舉妄動,就怕傷到對方。赤司的指尖輕輕順過木吉的髮梢,感覺到前者難得的溫柔舉動,木吉恣意地將自己埋進對方的頸肩。良久,木吉意識到赤司輕拍自己的背,才不捨的放手。
赤司伸長了手,順著木吉的髮,然後滑落至臉龐,「我不過就回京都一趟,給我收起這種表情。」說完,赤司轉過身穿鞋。然後,拿起鞋櫃上的鑰匙,推開大門。離開前,赤司回首,「我會回來吃晚餐。」
木吉的眼裡盡是溫柔,「我會等你。」


18 -


赤司在房裡收拾最後一些行李,背後傳來和室紙門被拉開的聲音。
「以後自己在外要小心。」
聽見父親的叮嚀,赤司的嘴角微揚,「我不是一個人。」
赤司的父親欣慰地笑了。
「對了,」赤司揹起行李袋,「爺爺呢?」

走到最裡邊的和室,那是兒時常和爺爺下棋的一間房。赤司將行李置地,拉開門扉。
「爺爺。」
明白對方的眼神,赤司到棋盤的一邊跪坐。
「陪爺爺下盤棋吧。」
赤司點點頭,排列起盤面。

從開始棋局便再沒有對話,棋子碰撞盤面的聲音低盪在沉默間。
直到勝負已定。
「征十郎。」
赤司抬頭對上爺爺的視線。
「從小你就獨立,你下定決心要做的事也沒人能阻止。我們赤司家一直是由棋士繼承...」
「爺爺,我不能...」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很清楚你是為了顧及赤司家的名聲才選擇離開。但是你要知道,就算選擇的道路不同,家人永遠都是家人。」
赤司看穿爺爺態度上的退讓,縱使不說,要他不反對自己和木吉的事已經是最好的狀況。
「爺爺,我不求您認同這樣的關係,也不會要您支持我的作法。」但我不要這次的道別會這樣充滿無奈。
「爺爺,您還記得嗎?小時候,您總會跟我說您和奶奶年輕時的故事,」赤司想起每次爺爺說起這些事的神情,既是惆悵的思念,「尤其是說起和奶奶的相遇,您總會說那句,」眼裡卻又滿是幸福,「『那是命。』」
見對方沒再說話,赤司起身,準備離開。
本來就沒打算能讓所有人諒解,再說就算沒有祝福,也不會放棄這樣的想法。只是,一直最尊進的長者並沒有首肯,多少會感到遺憾。
赤司朝爺爺鞠躬,然後闔上拉門。
直待腳步聲遠去,良久,「孩子真的長大了阿。」赤司的爺爺由袖口攤出一直隨身帶著的護身符,布料上盡是歲月的痕跡。


19 -


赤司拖著疲憊的身心回到與木吉同住的租屋處。
屋裡一片漆黑,赤司看了眼錶,心想木吉也差不多該回來了。正打算回房稍微整理行李,便聽見鑰匙轉開屋門的聲響。
「你回來啦。」赤司說的稀鬆平常。
木吉鞋也沒脫就踩進家裡,一把攬過赤司。
「喂,你至少先脫鞋。」嘴裡有些抱怨,赤司仍是任由木吉抱著。
「歡迎回來。」
赤司聽見埋在頸邊的那人放心的悶聲,然後鬆開手中的背袋,較對方小上許多的掌心貼上厚實的背,「我回來了。」




後記

16 -
嗚喔(?)我把赤司嫁掉了(ry
征爸超淡定。

說起為什麼高尾跟黃瀨會依上去
大概是物以類聚
就都是忠犬這樣(你

18 -

講一下上一代的事(?)
征爸當初放棄繼承選擇從醫,我想也是一番家庭革命吧
征爺肯定是花了一番時間接受這件事,所以孫子喜歡男性這種事,請讓他老人家慢慢釋懷吧(?


基本上這篇到這裡就可以算是個結局了
不好不壞
總之兩人在一起,甜蜜幸福下去吧(笑)

不過還是會再出一段啦
就一小小段正式做個完結
主要是想有個HE
因為木吉前輩跟赤司我都很喜歡所以希望最後兩個人能開開心心走下去
所以下次就是最後一段了
讓兩個人邁向受眾人祝福的歡樂大結局(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