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不定期更新
年年目標填坑還債
噗浪上偶爾有點文,歡迎踴躍參加
W站釋出一些未完稿跟字數較少的段子
→http://aonohane.weebly.com/
本站所有使用圖片,如造成原繪者困擾,請留言會立即撤圖
造成困擾者也先在此致歉
If any using images cause the original illustrator displeasure, please leave message, I would change the image as soon
  • 45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無CP】傳承

「結束了呢。」
笠松幸男抬頭看了眼難得發言的小堀浩志,又轉頭瞥了一瞬難得沉默的森山由孝。
最後了阿,以選手的身分站在這。 笠松輕嘆。
這聲嘆息輕的好似不存在,卻沉重的壓在三人心上。
高中三年的汗水全都灑在籃球場上,努力的痕跡蒸散不去。每日訓練的操場,一步一步,身體都扎實記住。然後呢?三年的努力走到這裡仍是結束了。不是因為輸球而難過,只是回憶來的太快。從現在開始,高中籃球對這些敗下的三年生,只剩緬懷。
笠松試圖甩開低落的情緒。就算結束了,但是只要他還站在這裡,他還穿著海常四號的球衣,他就會做好隊長的職責直到最後。
一轉身,笠松便看見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早川充洋。
「真是的,沒必要哭成這樣吧。」
早川嘴裡的話含糊一團,笠松沒有聽懂,只是拍了拍前者的肩,然後要他別再哭。
笠松越過人群,走到還坐在板凳上的黃瀨面前。
黃瀨涼太感覺到旁人的接近,抬頭看見笠松,斗大的淚珠沿頰滑落,「前輩對不起要不是我...」黃瀨說的很急,不過聽的人根本沒有在意。黃瀨話還沒說完,人便倒在地上。
平時習以為常的畫面,此刻卻顯得如此突兀,是的,笠松幸男一腳將黃瀨涼太踹到地上。
黃瀨瞬間止住眼淚,應該說是嚇傻了,說的準確點,全場鎮靜的只有正選三年生。
「前輩?」
「你現在是在鬧什麼彆扭?你可是海常的王牌,現在不是你在那邊自責的時候,你給我想好怎麼帶著你的隊友們拿下勝利!」笠松指著自己背後的正選候補們。
「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
可是沒有和讓我理解團隊真正意義的前輩們一起,又有什麼意義? 黃瀨沒有說出口,只是低著頭。
眾人屏氣任由沉默擺盪在空氣中。
良久,「欸,」笠松才向黃瀨攤開掌心,「站得起來吧?」
黃瀨搭上笠松的手,眼淚又再次滑落。
笠松扶著黃瀨走出球場,就和IH的最後一場比賽一樣,但一切都要變調。
「黃瀨,」笠松少見的溫柔語調,烙在黃瀨心上,「懊悔也好、難過也罷,要是不甘心,就去贏回來。」
「是。」黃瀨帶著泣音,終是擠出一個字。
一切都要變了。黃瀨涼太再也聽不到笠松作為隊長的一聲吆喝,「下次我們要贏回來。」,不會再聽見了。

※       ※       ※

海常籃球社三年生正式引退的那天,果不其然後輩們又是哭成一片。
笠松拿著象徵主將的四號球衣走到黃瀨面前,一旁站的是森山和小堀。
本以為是淚水模糊視線,但接下球衣的那一剎那,黃瀨確實感受到來自彼端的顫抖。
「黃瀨涼太。」
黃瀨抬頭看向三位前輩,努力讓眼淚不再落下。
「海常就交給你了。」
黃瀨深深明白,笠松所交付自己的不單是隊長的職責,還有一份沉甸甸的夢想,那是他和森山與小堀未能完成的遺憾。
「是。」
見黃瀨又哭了起來,小堀上前給予安慰,森山則是一慣的玩笑話,笠松唸著都幾歲了還哭什麼之類的話。黃瀨處在三個人之間,又是哭又是笑。一旁的早川,嚷著含糊不清的話語也靠了過來。

※       ※       ※

終於到了笠松等人畢業那天。
笠松繞了好大一圈才從嘈雜的人群中找出森山跟小堀。
「有─夠─慢─的─」森山刻意拉長音調,一邊拿畢業證書敲了下笠松。
笠松的拳頭力道不重不清敲在對方臂上。
兩人一陣打鬧,才跟上已經走的有些距離的小堀。
笠松走在兩人後面,抬眼看著叫自己高些的身影。他想起剛當上隊長的那次IH,賽前出去繞了下好平復緊張,回到休息室時,只剩這兩人在門口等著自己。
謝了。 笠松在心中默言。
「前輩─」
聽到熟悉不過的聲音,三人默契地回頭。是黃瀨,後頭跟著早川。
「請前輩們明年務必回來和冠軍錦旗合照。」黃瀨自信地笑著。
笠松等人笑出了聲。
「你可別爽約了。」森山惡趣味的說道。
「絕對不會。」
說完,五人便就此道別。作為畢業生的三人往校門走去,而黃瀨跟早川則是跑步回體育館。
越過校門,三人步行在貼著校園的人行道。兩旁的櫻樹,花瓣隨風飄落。
「欸。」
走在前面的兩人回頭看向出聲的笠松。
「要是上了同所大學,在一起進籃球社吧。」
「真是的,上了大學應該好好談戀愛。」森山語。
「什麼啊你。」笠松一拳打在森山背上。
「就算不同大學,我們應該還是會聚在一起打籃球吧?」小堀看向笠松。
「沒錯。」笠松笑,「約你打球可不能拒絕阿。」直指森山。
「受不了你們。」
三個人笑成一片。



後記


我家的黃瀨是不是只會哭(還敢說
不認識小堀前輩的請維基吧,雖然維基好像也沒寫什麼
然後好像偏掉了,途中貌似有黃笠/森笠傾向(掩面)

反正就是海常的三年級前輩們畢業我十分之難過
笠松前輩還會不會哭呢?
其實我不太確定,不過至少在我手上不會了
笠松前輩能笑著畢業就好了,眼淚就先讓後輩們去流吧(笑)

先到這(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