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不定期更新
年年目標填坑還債
噗浪上偶爾有點文,歡迎踴躍參加
W站釋出一些未完稿跟字數較少的段子
→http://aonohane.weebly.com/
本站所有使用圖片,如造成原繪者困擾,請留言會立即撤圖
造成困擾者也先在此致歉
If any using images cause the original illustrator displeasure, please leave message, I would change the image as soon
  • 4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木赤】Casablanca 20(正篇完)

20 -

赤司報考職業棋士的隔一年,便順利在頭銜賽贏下。然後,兩人便決定買間房子正式定居。過程中基本上是赤司決定得差不多,木吉只有覆議的份。
木吉將最後一箱行李搬進屋裡時,赤司已經在臥房整理衣物。
門外傳來敲敲打打的聲響,赤司從房內探出頭,「你在做什麼?」
赤司蹙眉,瞧見滿地被翻得凌亂的紙箱,不悅地盯著拿著鐵鎚在釘釘子的木吉。後者笑了笑,又轉身翻出一本年曆,「吶、先立定了重要的日子,才算開始新生活吧。」說完,木吉又拿出麥克筆在今天的格子裡寫了「新居LIFE!」
赤司嘆了口氣,「弄完了就趕快整理。」
「好─」木吉答道,手卻仍是翻閱著年曆。先是翻到最後一張標上「小征生日♥」,又翻回六月,意外發現自己的生日早被秀麗的字跡標註。「小征─」
「怎樣?」赤司的聲音從房間傳出,聽起來有些遠。
「最喜歡你了─」
「有空發神經不如趕快把東西收一收。」
木吉自顧自地笑著,繼續翻弄年曆,瞥見赤司好段時間沒提起的人─赤司的爺爺。木吉很清楚當初赤司離開家裡,最捨不得的就是始終最敬愛的爺爺。「爺爺的生日」是以鉛筆寫上的,像是打算刻意忽略。木吉換上紅筆圈起那行鉛筆字。


隔兩天的傍晚,木吉接到赤司父親打來的電話。
「那麼就請你幫我轉告征十郎。」
「知道了。」木吉一邊答應,一邊點頭,像是對方就在自己面前,「叔叔再見。」
木吉走回廚房繼續打理晚餐,同時想著赤司父親剛才所交代的。
今年是赤司的爺爺八十大壽。
怎麼勸他至少回去露個面呢? 木吉手上的菜刀沒停下動作,但也沒停下思考。
突然,小上自己許多的手止住自己的動作。
「誒?小征什麼時候回來的?」
「還敢問?」赤司拿過菜刀,「拿著菜刀不要分心。」
「知道了,小征別拿菜刀對著我啦。」
木吉看著赤司的側臉,欲言又止。赤司持續手邊的動作,沒有抬頭,「你還在發什麼呆?水滾了。」
「阿、喔。」


木吉鐵平終究是個行動派。那個假日,他直接拉著赤司征十郎上了回京都的車。
不過赤司像是早知道,所以那天的早晨意外地從赤司賴床開始。
「小征─」木吉坐在床邊。
赤司將自己埋在棉被裡,只露出眼睛。
「我們今天出去走走,好不好?」
見赤司不搭理,木吉拉開了窗簾,「你看,今天天氣超好的。」
陽光滲入房內,空氣被曬得暖了些。
「去哪?」
木吉的眼神飄移了好一會,猶豫著要不要誠實說。
「京都?」
「誒?小征早就知道了嗎?」
「我只知道我不想去。」赤司拉過棉被轉身,整個人埋進被裡。
木吉想拉開棉被,對方卻扯的死緊。雙方僵持不下,最後木吉鑽進被裡硬是把人抓出來。
然後,折騰了好一番才終於帶著赤司上車。
赤司坐在靠窗的座位,左手仍是被木吉握著。
「緊張嗎?」
「回家有什麼好緊張的。」往對方肩上倚去。


從自己離家算起,也要滿五年了。並不是都沒和家裡聯絡,唯獨沒有爺爺的音訊。
還真沒想到我也有舉步不前的一天。 赤司自嘲於心。
「征十郎。」
赤司轉頭望向聲源,父親臉上掛著微笑,一旁的母親見了木吉與自己交握的手,看似笑得有些勉強。想說些什麼,竟什麼也講不出來。
「好了,快進屋吧。」赤司的父親緩和有些尷尬的情緒,拉開外院的大門。然後在走過兒子身邊時,「回來了就好。」
聞言,赤司淺笑,「我回來了。」


近了爺爺的房間,赤司停下腳步,舉高兩人仍是握著的手,抬眼示意要對方鬆手。
「我陪你進去吧。」
「這是我的事。」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兩人僵持不下,一晌,「真的,我一個人就好。」,赤司話說得很輕。
木吉鬆手,「知道了。」
赤司盯著木吉走遠,才開門。
光線竄進房內,老者給了來人溫柔而慈祥的笑顏。「回來啦?」
「是的。」赤司笑著。


赤司進房後,木吉躡手躡腳又回到房門前,想偷聽房內的對話,打算祖孫兩談話間有任何不愉快就進去帶走赤司。
走廊的一端,赤司的父親撞見此狀,嘴角不禁揚起。
「鐵平。」
聞聲,木吉抬頭。
「過來陪我們聊聊吧。」赤司父親身邊站著赤司的母親。「你阿姨很想聽你說說你跟征十郎這幾年的生活。」後者輕拍了下前者的背。
木吉瞧了下房門,又看向赤司的父母,「好的。」
沒什麼好擔心的,大家都是一家人。 笑著跟上那兩人。





後記

我知道很不知所云啦(攤死)
我才不說我是想湊20所以出了這篇(#

好了來說說原始設定吧(茶)
青梅竹馬設定一開始是青火的其實
結果還是先讓木赤開始,然後就這樣速速(?)趕在學測前結束它
木赤篇最開始是為了一句「小征最喜歡鐵平哥哥了♥」
結果這句台詞終究沒用上(抹臉)
赤司生賀我在試著擺進去(吧)

還有喔就是
原本劇情真是天殺的芭樂劇到一個極限
什麼私奔到天涯之類的
尤其是赤司要離家的那一段,征爺本來可能會把將棋甩在赤司臉上之類的(ㄍ
我八點檔看太多不好意思(奔)

再來就是13 -那邊
木吉前輩跟黑子回休息室的那段路
本來是滿滿的黑子單方面發言
以下
-
黑子說的悠然,像是述說陌生人的故事,「赤司君是個很不會表達情感的人呢。我還記得初中時,每到期考,赤司君總會留下隊上主力作課業補習,特別是青峰君和黃瀨君。其實大家都清楚的,關於赤司君的溫柔還有對於同伴的在乎。有一次我印象很深刻的,赤司君難得在等著青峰君解題時,恍神的看著窗外。現在想起赤司君當時的眼神,究竟是在想著誰呢?」
語末,木吉蹙眉,沒有答腔。
「木吉前輩意外的不坦率呢。」黑子語。
-
大概這樣
黑子話超多的狀況 XDDDD
如果出了番外初中篇,黑子大概還是有差不多的OS吧(欸

我話說得差不多了
BUG十足感謝大家包容囉(笑)
有什麼想問的儘管說吧
那麼
Casablanca正篇就到這

感謝閱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