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不定期更新
年年目標填坑還債
噗浪上偶爾有點文,歡迎踴躍參加
W站釋出一些未完稿跟字數較少的段子
→http://aonohane.weebly.com/
本站所有使用圖片,如造成原繪者困擾,請留言會立即撤圖
造成困擾者也先在此致歉
If any using images cause the original illustrator displeasure, please leave message, I would change the image as soon
  • 4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SEIRIN ver.】Christmas

依照誠凜高校籃球部的不成文規定,凡遇部員生日當然要好好的「慶祝」一番,附帶一提,這個規矩出自監督兼替補的相田真理。簡言之,赤司的慶生會終於是結束了,太陽西沉早是兩三個小時前的事。
「征,我送你。」順手拿過對方的背包。
「你轉過去。」
「誒?」
「轉過去。」赤司臉一沉,又重複一次。
木吉噤聲照做。
赤司扯了下木吉的衣角,「蹲下。」
木吉照著口令動作,然後感受到背部添上的重量。
淺笑,「累了?」順勢揹起赤司。
赤司沒有答話,只是圈緊環住對方的手。
為求方便,赤司在學校附近租了房子,步行約十分鐘。一路上,兩人並沒有再說些什麼,靜謐直到木吉的手機響起而消止。
「喂?」單手接起電話,「我還沒要回家。我現在」
話還沒說完,手機便被赤司拿過,「伯母晚上好,我是征十郎。」
木吉想起上回赤司來自己家,對著父母那副少見的笑臉。
現在想必也是呢,想看卻看不到。 居然對著自己的父母吃醋,木吉不由得想笑。
「今天要熬夜讀書,所以鐵平前輩會住我這。」
「阿阿、要是平常也這麼喊我就好了。」不自覺就說出心裡話,赤司用力捏了下木吉的臉。
「伯母,晚安。」
赤司將手機貼到木吉耳邊,後者又說了幾句才結束通話。

木吉沖完澡,頭披著毛巾便走進赤司臥房,後者肩上還披著擦頭巾,頭髮也有些溼。
很少見呢,這時間在講電話。 木吉心想。
聽到開門的聲音,赤司回頭,「去把頭髮吹乾。」
「征明明自己頭髮也是溼的呢。」
「叫你去就去。」
「喔。」
將拉門留下一縫,站在客廳吹頭,同時看著通話中的赤司。想想自己其實不清楚對方講電話時會是什麼表情,但結束通話前的那抹笑實在太令人在意。
赤司走出房間,要拿過吹風機,倒被對方拉去,後者自顧自地替自己弄乾頭髮。
「吶、征。」
「怎麼?」
「你剛剛在跟誰講電話?」實在太令人好奇。
「哲也。」赤司不以為意地答道。
征的表情很溫柔呢。 木吉話悶在心裡沒說出口。

隔天早晨,木吉鐵平醒來時,枕邊早沒溫度。拉開房門,便是撲鼻的煎蛋香。看見在廚房忙碌的背影,木吉不經勾起嘴角。
即使被一雙大手給摟住腰,赤司也沒停下手邊的動作。然後像是想起什麼,赤司拉起木吉的手,將兩人掌心疊在一起。
「怎麼了?」
比弄了一番,「沒什麼。」說完,便推開木吉,「刷牙洗臉換制服,快去。」
「知道了。」見赤司手上的鍋鏟還冒著熱煙,只能照著命令動作。

「沒看到赤司呢。」因為值日的工作而晚到社團的木吉問道。
「剛才來請過假就走了。」日向回答,同時投進了個三分球。
一旁的相田一邊翻閱資料一邊補充說明,「『我今天請假,這傢伙跟我一起。』然後赤司就帶著火神一起走了。」
「火神也一起?」
相田點點頭,視線沒從資料上移開。木吉盯著對方好一會,正想開口,卻被直接打斷。
「請假早退中途離開通通不准。」
然後在木吉提出疑問之前,相田補上宣示絕對命令的一句,「這是赤司離開前交代的。」
也不好再說什麼,只能認命練習去。

太過在意,回神時已經站在赤司的租屋處前。
按下門鈴,沒有人應門,「對了,也不知道征是在這還是回家去。」木吉喃喃。
準備再試一次,沒人在家便離開,門卻開了。
「怎麼來了?」
「你沒來練習,我會擔心嘛。」
「我很好,你可以回去了。」
準備關上的大門被木吉拉住。
「聽說火神跟你一起請假的。」
好巧不巧,剛說完,火神就從赤司的書房出來,「赤司,你要進來沒?」往玄關走來,火神才看清楚門外的人,「木吉前輩。」
黑子哲也從火神大我背後探出頭,「你好。」後者被前者嚇了一跳。
「阿、你們好。」
赤司敞開門讓木吉進屋,又交代黑子和火神先回房。
「我有事要忙,你真的不先回去?」
「我可以留下幫忙嘛。」
「不用。」
「誒─?」
赤司將木吉往客廳推去,「你不回去就給我在客廳待著,別來煩我。」
把人扔在客廳,轉身就要甩上門,卻反被拉進客廳。
「吶、征到底在做什麼呢?」木吉的口氣有些著急,「我就不能知道嗎?」
「現在不行。」
木吉想在說些什麼,竟被赤司扯過衣領。赤司在木吉頰上烙下一吻,然後鬆手,「好了,你在這待著。」
呆愣著看赤司關上門,窩進沙發按下電視遙控器。

這是赤司部活請假的第三天,同時火神也是。
練習結束後,木吉本想去找赤司,沒想到對方出現在體育館門口。
「征今天怎麼來了?」
「不是約過今天去你家吃飯?」
走在赤司身邊,木吉思量著,「阿、」整個人停下腳步,「征─對不起─」。
赤司蹙眉,一臉不解。
「我忘記準備聖誕節禮物了。」一直想著征的事,反倒忘了聖誕節。
低著頭,等待對方的反應,沒想到眼前映入一片棕色。
「誒?」接過赤司遞來的手套,「這是征手織的嗎?」
「不過另一隻還沒開始動手就是了。」赤司邊說邊邁開步伐。
大步跟上對方,「只有一隻也沒關係的喔。」
「你在說什麼蠢話?」
「因為,」牽起赤司的手,「另一隻手要和征握在一起,兩個人一起溫暖。」兩人十指交錯。

※       ※       ※


小劇場之一/準備禮物的赤火黑三人

「我們到底要去哪啊?」被赤司拉去籃球部請假,又被對方帶著一直走,火神完全摸不清頭緒。
「我家。」然後不待火神發出疑惑,「你會織手套?」
「編織多少會一點」
火神話沒說完,又被赤司打斷,「那就行了,」不知不覺,兩人已經到了赤司租屋處的門口,「你得負責教會我們。」手比劃著自己以及不知何時出現的黑子。


小劇場之二/黃黑的場合

海常高校籃球部,每天都有排定負責值日的隊員,今天被留下整理更衣室的便是黃瀨涼太及黑子哲也。
「小黑子─聖誕快樂─」黃瀨從後環抱黑子,賴在對方身上好一會,然後才替後者圍好自己準備的黃色圍巾。
見黑子不說話,黃瀨難得語塞。
正想開口打破沉默,「黃瀨君,」倒被黑子搶先一步,「謝謝。」
黑子轉過身從衣櫃拿出背包,「其實我也有準備的,黃瀨君能在等我些時間嗎?」黑子拉出一角未完成的水色圍巾。
於是黃瀨涼太又抱住黑子哲也。


小劇場之三/青火的場合

火神大我提著禮物袋走在桐皇學園的校地,幸虧已經是放學時間,沒什麼人。
「我記得赤司是說這裡。」走上樓梯,往校舍的頂樓去。
不過真沒想到赤司連青峰的動向都查好了。 火神搔頭。
推開鐵門,眼前的平台竟空無一人。
然後,煞的,熟悉的重量貼上火神的背部。
青峰手插在口袋,整個人賴在火神背上,「慢死了。」
「赤司全都跟你說了?」
「不然怎麼讓我在冷風中等你這麼久?」
兩人面對面,青峰伸出手,「拿來吧。」
火神無語,將袋子放在青峰手上。
青峰拿出袋中紅色的圍巾,圍上,「謝啦。」
忍不住要笑,「聖誕快樂。」火神說道。


後記

我我我ㄜ(說人話
反正就是木赤那個很像新婚生活的場景閃亮亮ㄜ(ry
從給禮物通通都是今天趕整個亂七八糟
小劇場我(掩面)

說一下赤司打給黑子是因為火神沒接電話(何
然後都問了就大家一起織禮物吧(欸
其實本來還要讓綠間一起來←想加上高綠
可是我真的來不及了(眼神死)

今年的最後一篇居然這麼混亂的結束了實在是(默)

過兩天會整理公告那邊
明年想敲的、要補得基本上整理出來了
弄完就要休耕30日了這樣
不過正式回來大概是2月中←算上敲文的速度

最後
祝大家聖誕快樂(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