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不定期更新
年年目標填坑還債
噗浪上偶爾有點文,歡迎踴躍參加
W站釋出一些未完稿跟字數較少的段子
→http://aonohane.weebly.com/
本站所有使用圖片,如造成原繪者困擾,請留言會立即撤圖
造成困擾者也先在此致歉
If any using images cause the original illustrator displeasure, please leave message, I would change the image as soon
  • 45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雙CP】Casablanca 番外

 06.5 - 

這種想法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其實木吉鐵平記不清楚。「只要能待在小征身邊,就算旁邊堆著寫不完的作業也很開心喔。」只是這麼想著,就不由得揚起嘴角。然後赤司會用筆敲下自己,「盯著我發愣作什麼,寫你的作業。」這是通常的放學後。

不過今天有點不太一樣。
原本闔著的拉門被緩緩拉開的時候,木吉還以為是赤司的媽媽送點心來。沒想到,「好久不見了,征十郎。」木吉訝異的看著那跟自己看似年紀相仿、差不多高的黑髮男孩,又往赤司原本坐著的地方看去,本以為赤司會因為這樣的稱呼而不高興,卻清楚看見對方臉上逐漸綻放的喜悅。尤其是赤司抱上去的那一刻,「修造哥,好久沒見到你了。」木吉鐵平真的是作夢也想不到。
兩人開心的說了好一會,虹村才發現房內的木吉,「征十郎的朋友?」
赤司看看虹村又看看木吉,才點了點頭。
虹村上前向木吉打招呼,「你好,我叫作虹村修造。」
木吉站起,回握虹村朝自己伸出的右手,「我叫木吉鐵平。」瞥了眼那兩人還握在一起的手,他莫名的想起方才在英文課本上讀到的單字── rival(競爭對手)。


12.5 - 

「隊長,方便借一步說話嗎?」
虹村頭也不回就知道此刻背後的是赤司。
兩人來到無人的社辦,「說起來,我還真聽不慣你喊我隊長阿。」沒來由的丟了這麼一句,虹村才問道,「你想談什麼?」
「我看了下週的練習賽計畫表,」赤司則是背抵著門,「禮拜四我能不能留校練習?」
虹村想起禮拜四的對手──照榮中學。
「在意的話,就更該去看看現在的他吧。」
見赤司不答話,虹村又接下去說,「再說,副隊長隨隊是職責,無故缺席我可不好交代阿。」
「修造哥。」
赤司喊了這麼一聲,換作虹村不說話了。
良久,「好啦,我會處理。」
聞言,赤司朝虹村一笑。
「還是拿你沒輒。」離開社辦時,走在後頭的虹村輕聲說著。

隔週。
「真的不去?」出發前,虹村對赤司問道。後者只是點頭。
既然放不下,自己來見一面不就得了。 在場邊做準備的虹村想著。
不過換做自己貌似也做不到呢。
虹村嘆了口氣,然後應著教練的指示走上球場列隊。和照榮的隊長握手以示禮貌,比賽正式開始前,虹村刻意地走過木吉身邊,「呦、好久不見。」
「確實很久不見。」木吉笑了笑。
虹村看出他眼底的欲言又止,「這點還真是相像阿,這兩個人。」腹誹。在裁判吹哨的同時,「有我在,征十郎過得很好。」丟下這麼一句,虹村跟上持球的人。


14.5 -

洛山休息室外。
「──終於是結束了。」葉山一邊伸著懶腰,一邊說著,「今天的檢討真夠久的。」
「感覺你的檢討大大的不足呢,小太郎。」
葉山轉頭要向實渕和根武谷求救,卻發現兩人頭也不回加速離去。
「該檢討的是你吧,征十郎。」
「怎麼來了?」
葉山隨著赤司回頭,方才搭話的人是虹村修造,因為練習解散後,偶爾會見到他來接赤司,所以稱得上是認識而向對方打了招呼。
「那我先去會場了,赤司司。」
赤司點頭表示許可,附帶了句「我再找時間好好幫你檢討。」笑。
「誒──」
「怎麼?週一的訓練想翻倍?」
「沒事,我走了。」說完即開溜。
「有什麼好笑的。」赤司轉身對虹村說道。
「覺得你們的互動很可愛。」
赤司按著額頭,「你到底來做什麼?」
「你才在做什麼,腳傷還沒好就別逞強打完整場。」
赤司撇過頭沒有說話。
「叔叔讓我來帶你回去的。」虹村朝赤司伸出手。
「我都幾歲了,還讓你牽著走?」赤司忍不住笑。
虹村笑著,「只要你願意,不管幾歲、不管多少次,我還是會牽起你的手。」沒有說出口。


15.75 -

赤司出院回到家後,等在家門的竟是虹村修造。
「我明天要出國了,」搶在赤司發問前,虹村說著,「這次去大概幾年回不來了。」苦笑。
「走之前,我想說」
赤司打斷虹村,「我知道。」
兩人望著彼此苦笑的表情,先是虹村笑出了聲。
「我都知道,所以別說。」
「今天才真的體驗到為什麼有人說你殘忍了阿。」
良久,沉默才為風掃去。
「我能要個離別的擁抱嗎?」換上笑臉,虹村問。
縱使眼前的人笑著,赤司仍是望穿對方眼裡的難過。
兩人抱在一起,「不要道歉。」虹村輕聲說著,然後鬆開雙手。
「後會有期。」沒有再看對方一眼,虹村大步離去。沒有聽見風中的那一句道別。


20+α -

居然都到這了還不敢按門鈴。 在木吉與赤司的家門前徘徊已久的虹村修造忍不住暗罵自己。
五年沒見了,但還是少不了赤司征十郎的消息。那兩人在一起是虹村的預料之內,雖不想面對,但仍是止不住要來見赤司一面。
「修造哥?」
聽見久違的聲音,虹村掩不住喜悅回頭,「征十郎,」在他看見思念的人身上賴著自己最不想面對的現實,「好久不見了。」虹村的笑臉垮了一半。


20+β -

多年以後,虹村修造回國定居,收到一封信,寄件者是赤司征十郎。
牛皮紙袋裡只有簡單的兩樣東西。其中一樣是自己在初中畢業時硬塞對方的領帶。另外是信紙,上頭有著赤司的字。

之前整理儲物間找到的,想想還是得還給你。

有關那封信的最後兩句話,虹村一直記著。

抱歉,你的那句話我一直不願聽,但我是清楚明白的,真的。
願下世,我們能再遇。


現在想起,虹村還是會不禁揚起嘴角。
「願下世,能對你說『我愛你。』」
奪眶而出的淚,滑過虹村的頰直地落地。




後記

虹村前輩我一定找日子還你一篇HE等著(????

我原本有很多廢話可是現在想不起來(很好
娘親在後頭看電視,所以收尾很潦草(抹臉)

稍微該下近況
指考還有幾十天我快瘋了(沒正常過吧你
昨天模考結束後
本人十分用力地大喊金門YOYOYO(#
總之總之
我又進入情緒超不穩的考生mode了

然後產量比起學測少這麼多全拜我爸把我送進晚自習地窖所賜
草稿夾還有五篇,至於手稿本
還是別說了(欸

書讀累了想耕文的我←
不過真的坐到螢幕前倒是辭窮了

話說等我指考完回歸後
那些說要監督我的就來吧,我想把所有草稿&手稿清掉
然後坑我的麻煩排個隊阿(#
阿不過要是有片段可以塞給我,說不定會讓你插隊先(你

結果我還是廢話一堆(你好意思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