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不定期更新
年年目標填坑還債
噗浪上偶爾有點文,歡迎踴躍參加
W站釋出一些未完稿跟字數較少的段子
→http://aonohane.weebly.com/
本站所有使用圖片,如造成原繪者困擾,請留言會立即撤圖
造成困擾者也先在此致歉
If any using images cause the original illustrator displeasure, please leave message, I would change the image as soon
  • 4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試打。

車站,靜夜。
松岡凜獨自一人坐在月台的長椅上,「嘖、」,仰頭看著寥寥無幾的星夜,外套的連帽滑落。進了車站才發現錯過了末班車,只能無趣的翻閱手機裡的訊息。每天,江都會給自己發訊息,數量每日不等但沒一天是掛零,就今天例外。
「松岡,剛剛你家裡來的電話,聽說你母親病倒了。」
後來打電話回家,也只是換來江一陣慌亂地回答,便決定回家一趟。只是沒想到處理完各種請假事宜到車站時,已經是這個時間了。
「您還有未讀取的留言。」看到系統顯示,才想起來,還有個人每天都會給自己留言。
「吶、凜,我跟你說喔,遙今天......」然後留言的內容也不外乎就是對方每天在水泳部的見聞,其中一半以上是有關遙的事情。
關掉真琴的留言,凜沒來由地想起兒時的記憶,「為什麼會想跟那群傢伙做朋友啊?」喃喃自語。甩了甩頭試圖揮去無謂的想法,卻越發陷入泥沼。再抬頭時,已能見到朝日的耀曦。

※       ※       ※

一番折騰,終是到了母親所住的醫院。到了病房前,凜才想起自己身上還穿著制服,於是將外套的拉鍊稍微拉高了點。推開房門,見母親安穩的睡著,稍微鬆了口氣,嘴角也不自覺揚起。
「哥?」
聽見突來的聲音,愣了下才回頭和自家妹妹打招呼「江。」

兄妹倆好久不見,沉默卻充斥房裡。
先打破僵局的,是凜。「媽的狀況還好嗎?」
「嗯,醫生說休息幾天就沒事了。」
「那、妳不去上學嗎?」
「已經請假了。」
然後又是一陣沉默。江有些坐立不安,明明有那麼多話想當面對哥哥說,可是好不容易人就在身邊,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阿、」突然地,「哥哥能不能代替我去下社團呢?」江拋出這個一句。

松岡凜,距離岩鳶高中水泳部,只差一扇門。
「反正,就只是來替江報備聲、看看情況如何而已。」話雖如此,凜的手卻遲遲未轉動門把。
凜的手終是離開門把,然後再次陷入天人交戰。雖然清楚門後的人會若無其事地和自己熱絡,但還是沒有開門的勇氣,並不是害怕見面,而是不願燃起那些相處的回憶。
「難怪總是贏不了。」──明明下定決心要拋開過去的。
背倚上門,順著滑落,最後坐臥在地上,「真是沒用。」喃喃自語,有些恍神,直到
「凜?」

※       ※       ※

最後還是在這了。
凜輕嘆,手抵著掃具,眼神有意無意的在池邊的岩鳶水泳部員們身上飄動,最後停在昔日友人身上。隨即又將注意力拉回手中的掃具,試圖轉換思緒。「不過,我居然在這幫對手打掃算什麼啊。」忍不住嘟嚷道。
「其實你可以不用幫我們打掃的,坐過來一起聊天嘛。」
凜看著笑著向自己說話的真琴,頓了下,「不必了,我只是代江來看看,沒有要跟你們這幫傢伙混在一起的意思。」
「冰棒我有多買的喔。」笑。
「你有沒有在聽我講話,我就說了」凜說著的同時,真琴把冰棒又往前遞。
凜又嘆了一口氣──剛剛如果不是遇到這傢伙,大概也不會在這了吧。 凜突然想。

「如果能像以前那樣開心就好了呢,哥哥。」
醫院裡,松岡江一個人窩在媽媽的病床邊自言自語。





後記

就是只有這樣,文章結束了,不要懷疑(#
呃、
CP什麼的我才不知道(究竟
不想說了
反正就是這樣(面對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