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不定期更新
年年目標填坑還債
噗浪上偶爾有點文,歡迎踴躍參加
W站釋出一些未完稿跟字數較少的段子
→http://aonohane.weebly.com/
本站所有使用圖片,如造成原繪者困擾,請留言會立即撤圖
造成困擾者也先在此致歉
If any using images cause the original illustrator displeasure, please leave message, I would change the image as soon
  • 45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木笠】執彼之念

那是一個和平常有些不同的午後。

「吶、笠松,」森山一臉興高采烈地喚著,「放學後陪我去個地方吧。」

笠松看著友人的笑臉,直覺性的要回「把妹、聯誼什麼的,你自己去。」沒想到,「我們去看看帝光的練習賽吧。」一時間,笠松還以為自己在作夢。

這時的笠松和森山還是剛入海常不久的新生,眼下IH賽迫在眉睫,體育館留給一隊的練習,還只是二隊的他們即使到場,也很少有上場練習的機會。縱使如此,笠松也不曾停下鍛鍊,總會在附近公園的球場作自主訓練。不過,森山難得提出聯誼以外的邀約,「去觀戰未來的敵人或同伴也好。」笠松心想,變一口答應了。

 

兩人抵達目的地時,比賽早已開始。

「明明只是練習賽,這觀戰人數也未免太誇張。」森山一邊抱怨,一邊拉著笠松的手在人群的縫隙中尋找往前排的機會。

好不容易躦到看台前端,兩人卻為計分板上的比數靜默了。

「未來這些人若不是可靠的夥伴就是令人畏懼的敵人。」看著「奇蹟的世代」,兩人深感如此,「真希望我們球隊也能招到這樣高品質的經理阿。」雖然回程路上,森山第一句感想這麼說的。

那次觀戰,除了對崛起的「奇蹟的世代」的實力有所認知,笠松更記住了場上一個永不言棄的身影。

 

※       ※       ※

 

一年後,被鼓吹是冠軍熱門的海常高校在IH賽初戰即敗下陣。笠松幸男尤其懊悔,將一切過錯歸咎於己。賽後不久,當屆海常籃球隊三年生便宣布引退了。送舊會散場後,笠松被監督留下。

「從現在開始,海常的隊長就是你了。」

笠松對此很是訝異,甚至錯愕,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監督搶先道,「這是我和你前輩們討論後的結果,你是最適任的,要對自己有信心。」說完,監督便離開社辦,獨剩笠松一人。

那晚,笠松在床上翻來覆去、輾轉難眠。

「我真的能勝任嗎?我真的有辦法擔負起隊長的職責嗎?」複雜的情緒環繞腦中,揮之不去。想起IH賽那時同伴們的淚水,笠松更是低落。

突然,沒來由地,笠松想起一個談不上熟悉的身影。他想起即使面對壓倒性的實力差距也堅持到底的那個人。彷彿像潘朵拉的盒子裡僅存的希望一般耀眼,像曙光般消去了所有陰霾。之後,笠松幸男成為引領海常,稱職的隊長。

 

※       ※       ※

 

幾個月後,笠松注意到一則有關那人比賽的報導,也藉此得知木吉鐵平受傷住院一事。

至於現在,笠松幸男正在木吉鐵平的病房前徘徊。一心想著來探病,到了才意識到自己其實和對方甚至稱不上認識。

左思右想,「果然還是回去吧。」笠松低語並輕嘆。正想走,要找的人竟從走廊的另端出現。

「木吉君,我已經交代過很多次別擅自溜到外頭的吧。」

「嘛、抱歉呢。」

笠松看著被醫護人員架住的木吉,很是不知所措。

「咦?」其中一個護士走上前,好奇的打量笠松,「沒見過你呢。」

除了女性恐懼症造成的惶恐,笠松也不知該從何介紹自己,只是退卻而不發一語。

木吉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好久不見了呢。」說著,便拉起笠松的手進了病房。

 

坐在木吉病床邊的笠松支吾了好一會,卻仍是吐不出半句話來。總之先感謝對方打破方才的窘況吧,正要道出口,沒想到木吉卻搶先嚷嚷「抱歉!」

笠松很是訝異地看著突然道歉的木吉,「為什麼道歉?」

「因為我想不起來你是誰。」木吉搔搔頭傻笑著。

不,你要是想得出來才奇怪。  笠松暗自吐槽。

「其實我們不認識,」打算老實說,才發現不知從何說起,「我是」前輩?好像哪裡不太對。粉絲?這樣說又感覺怪噁心的。左思右想,理不出頭緒。最後,笠松幸男決定從他和森山去觀戰的那場練習賽說起。

一開始,木吉鐵平是很認真地在聽笠松解釋,但中途就自顧自地觀察起眼前的人了。──是像誰呢?    木吉注視著笠松的表情變化,心中盤想著。

直到笠松語畢,木吉仍是沒止住盯著對方的視線,抬頭注意到,前者因為被看的不自在而蹙起眉頭。

「阿、就是這個表情,好像日向!」

「啊?」

脫口而出才察覺到自己的發言有些不合時宜,「抱歉,因為前輩剛才的表情實在很像我一個朋友。」木吉笑道。

 

或許是彼此對籃球的那份堅持感染了對方,兩人談話好似多年未見的老友。

在笠松離開前,木吉特意道謝「非常感謝你來探望我。」

「不,是我突然過來打擾。」

「別這麼說,有人能來和我聊天,我非常開心。」木吉笑語,「隨時歡迎前輩再來喔,要是願意陪我練球就更好了。」

「什麼啊?」笠松不經意的皺眉,「你還不能做激烈運動吧?」雖是問句,語氣卻十分肯定。

「可是不動一動,身體會生鏽的。」

語落,木吉看見笠松無奈的淺笑,不自覺揚起嘴角。

 

※       ※       ※

 

時光荏苒,笠松幸男的高中籃球生涯正式邁入最後一年。

 

自接下隊長一職,不論任何比賽,笠松總會在上場前,待在無人的地方沉澱情緒。

「已經是最後了呢」最後的IH,對上強敵桐皇,畏懼多少有的,但卻不曾有過放棄的念頭。「真想領著海常進軍全國阿。」笠松喃喃自語,一聲感嘆般的自我勉勵──即使前方的道路再險峻,奮力一搏、別留下遺憾就足夠了。

待到黃瀨出現在走廊的另一端喊了自己,且在一同前往會場前拋出了這麼一句「死了都要贏。」笠松不由得揚起嘴角,先前所思量的一切都恍如雲煙──是阿,只要想著去贏下來。

然後,笠松想起,學期初對上誠凜的那場練習賽。

賽後,笠松去了趟木吉所在的醫院。

「誠凜還真是有你的風格阿。」坐在病床邊,笠松說道,「可以感受到你的那份堅持。」

「籃球本來就這樣的,不是嗎?」木吉理所當然地笑著說,「不放棄堅持到最後一刻,不去想結果將輸或贏,不有半點後悔地、使盡全力地去參與比賽的每一分、每一秒,這就是最大的樂趣所在吧。」

 

笠松走向通往賽場的通道,卻突然地被人由後矇住了雙眼。

沒有任何交談,憑直覺地變猜出了來著是誰,「你出院啦?」

「終於呢。」

「好了,放手,」笠松輕拍木吉由肩環到自己胸前的雙臂,「比賽要開始了。」

聽者輕輕地鬆手,而前者一離開對方的懷中,不發一語地舉起了拳。兩人的拳頭碰在一起,笠松向前奔去。

海常對桐皇一戰,開始──




✗後記

好久不見的新文(好意思說
其實也讓它在手寫本躺一年了ㄏㄏ
時間上(?)這才是我人生第一篇正式完稿的同人BL
想當初靈感源源不絕的學測前阿
大學生活很忙很充實,但又有種其實什麼也沒做的錯覺
一陣混亂,學期就近尾聲了
請賜給我歐趴吧嗚噢噢噢
赤司生日沒賀文,聖誕節大概也沒(欸
可能開個單日點文活動弄些小段子吧
話說太久沒發文都快忘了自己的排版長怎樣啦哈哈哈哈







先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